() “提起这事儿我就生气。”王雪凝愤愤的说道,“你听过娃娃亲没有?”

叶不凡下意识的说道:“听过啊。”

“你听过也是在影视剧里面,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娃娃亲。”

王雪凝一脸愤慨的说道,“我做梦也没想到我爸爸竟然给我订了一份娃娃亲,还告诉我那个王八蛋这两天就要过来跟我见面。

本来我是打死都不同意的,可是我爸爸这次下了死命令,告诉我必须要嫁给对方。

于是我气不过,就学着人家去酒吧喝酒,我从来没喝过酒,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喝多少,结果喝成这个样子。”

叶不凡心中一动,问道:“那个,聊了这么半天,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王雪凝。”

“那你多大?”

王雪凝不满的说道:“问这个干什么?不知道问女孩子的年龄很没礼貌吗?”

“大姐,你不是想让我给你做男朋友当挡箭牌吗?总要了解一下你的情况吧。

再说了,现在你的三围我都清楚,还差一个年龄吗?

夏天网球场上的丸子头女生图片

“你……”

王雪凝狠狠瞪了他一眼,不过觉得也有道理说道,“22岁。”

听到这个结果叶不凡一头的黑线,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巧的事情。

本来这个世界娃娃亲就已经很少了,再加上对方姓王和这个年龄,他可以肯定,眼前这个女孩子就是德福叔的女儿,跟自己定下娃娃亲的那个人。

话题谈到这里他也没敢继续多问,如果问的太多了肯定会引起对方的怀疑。

如果被这个女人知道自己就是跟她订下那个娃娃亲的那个人,恐怕立即就会跟自己拼命。

目前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先保密,等找机会跟德福叔把婚事退掉了之后再说。

王雪凝见他不说话,不满的说道:“问完了吗?现在该给我个结果了吧,到底同意还是不同意?

“同意,不就是假扮男朋友当个挡箭牌嘛,这点小事不算什么。”

叶不凡拍着胸口说道,“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我保证帮你跟那个男人解除婚约。

他这话说的底气十足,自己就是来退婚的,比任何人都有话语权。

见他答应的这么痛快,王雪凝欢快

的说道:“那好,咱们就这么定了,我先付给你50万,等事成之后再付给你剩下的一半。”

“不用,我这人向来喜欢做雷锋,收钱就算了。”

叶不凡对德福叔的印象极好,特别听老妈说自己当年生病的时候,就是靠德福叔寄来的钱才活了下来,心中更是充满了感激,怎么可能要德福叔女儿的钱。

同时心中暗暗感叹,没想到当年的穷大叔现在竟然发展成这个样子。

见自己主动送上100万对方都不要,王雪凝立即起了疑心,看对方的衣着不像是有钱人,怎么会到手的钱都不要,要知道100万可不是个小数字。

她问道:“你这家伙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要我的钱?”

叶不凡说道:“都说了我这人就爱做好事,就当我乐于助人了,难道你的钱多得花不出去?”

“不对,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大姐,我还能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要是有的话刚刚就做了,还用等到现在吗?”

叶不凡懊恼的说道,这女人还真是麻烦,答应也不行,不答应也不行,答应了不收钱还不行。

王雪凝想想也对,这家伙要是对自己有什么坏心思,刚刚就已经做了。

她又问道:“那你就是等下想偷偷的跑掉,不想给我帮忙?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跑我就报警。”

“大姐,你想多了,我已经答应帮你就肯定不会跑的。”

见对方没完没了,叶不凡干脆说道,“那这样吧,无功不受禄,等我帮你把事情办成,到时候你再一次性付给我100万。”

按照他的想法,等到对方知道自己就是那个定了娃娃亲的人,恐怕一分钱都不会给,到时候就省去了麻烦。

“这行,咱们就这样说定了,只要你给我把这件事情办成,到时候我一次性付给你钱。”

见对方答应收钱,王雪凝的心里安稳了许多。

“可以。”

叶不凡答应的很干脆,以这种方式退婚,到时候能省去很多麻烦。

而且两个人都不同意,相信德福叔也不会多说什么。

王雪凝说道:“既然已经同意,那咱们现在走吧。”

叶不凡诧异的问道:“去哪儿?”

王雪凝说道:“当

然是去我家,难道你还想今天晚上我跟你睡在一起?”

“这……这么快就见家长,不太合适吧?”

按照叶不凡的想法,先去看看自己的妹妹,把事情都处理完了到时候再上门退亲。

而且他觉得退亲这种事到人家家里去说不太合适,有些不太尊重,最好的办法是打个电话把德福叔约出来,在饭桌上委婉的把事情说清楚。

王雪凝说道:“你想多了,我是一个人住,只不过家里有许多房间,比这里要方便的多。”

“哦!那也不太方便,要不你自己回去住,我住酒店挺好的。”

既然已经决定退婚,叶不凡觉得还是跟对方接触的越少越好,省得到时候混熟了会尴尬。

“那怎么行,现在你可是假冒我男朋友的,把你扔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儿。”

王雪凝说道,“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就跟家里说因为你救了我,所以我对你一见倾心,以身相许。

两个人已经在酒店里生米煮成了熟饭,然后就开始同居了。”

“不行,这绝对不行。”

叶不凡连连摇头,如果被德福叔知道自己已经跟他女儿滚过床单,怎么还可能同意让自己退婚?

王雪凝说道:“这是多好的办法,怎么就不行了?”

叶不凡说道:“我这人向来洁身自好,被你这么一说我的清白不是毁了,所以绝对不行。”

“你……”

王雪凝简直肺都要气炸了,“我一个女人都不在乎,你一个大男人竟然还好意思说自己清白。”

叶不凡说道:“我不是都已经答应你了,这件事包在我身上,肯定给你把婚事退了,用不着弄那些乱码七糟的东西,你要是不同意那就解除咱们之间的协议。”

见他态度坚决,王雪凝想了想说道:“那这样,我先给你个机会,如果你自己搞不定就按照我之前说的做。

但前提有个条件,这几天你要跟我一起住在家里,不然到时候我就是想要说谎都没有依据。”

“好吧,住在一起可以,但咱们说好了,你可不能打我的主意。”

“打你个头。”

王雪凝抓起旁边的枕头,狠狠的砸在这个无耻之徒的脑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