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恩,我以后再也不能打魁地奇了。”从乌姆里奇的办公室出来,哈利和罗恩精疲力竭地走进公共休息室时,哈利声音空洞地说。

“可是我们很克制!”罗恩痛苦地说,“我们按照她的要求做了一切,但她还是给了你禁赛的处罚,却面带嘲讽地说韦斯莱王可以继续参加魁地奇。”

哈利闻言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可能受到更重伤害的罗恩。

“凭什么?!”沮丧的罗恩没有得到回应,他愤然地挥舞着自己的拳头,“赫敏·格兰杰,她带领的那些哈里斯集训班里的斯莱特林们跟我们做了同样的事情,乌姆里奇甚至把他们该受的处罚强制加到了我们身上,乌姆里奇给出的理由居然是因为他们受到了我们的蛊惑!”

“这可不能怪赫敏,罗恩!别中了乌姆里奇的诡计,她故意这么干就是想挑起我们的不和。还记得开学时分院帽唱的歌吗我们的霍格沃兹面临着危险,校外的仇敌正虎视眈眈。我们的内部必须紧密团结,不然一切就会从内部瓦解。”尽管哈利自己也是满腹怨气,但是看到满脸绝望、暴躁不安的罗恩,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脾气,耐心劝道。

“凭什么我们的黑魔法防御术课只能读那些枯燥的课本,但是集训班的人却可以光明正大地训练,使用那些明显就不是学生该掌握的魔咒?我敢打赌,包括交换生的开展,都是艾伦·哈里斯这类坏到骨子里的纯血和福吉他们阴谋,你看那些过来的德姆斯特朗人,也天天和集训班的人混在一起。”罗恩越想越恼怒,一脚踢向了走廊里的一具铁甲骑士,铁甲骑士轰然倒地,身上的头盔、武器散落一地。

哈利连忙想止住同伴的激动行为,拉着他快速离开走廊以避免被费尔奇处罚。“冷静点,罗恩。乌姆里奇惧怕艾伦,艾伦在学校的时候可是保护了我们,别忘记海格可是亲自告诉过我们艾伦制止过乌姆里奇对他的行动。我想正因为如此,不敢正面和艾伦对抗的乌姆里奇才不得不利用了德姆斯特朗的交换生活动让艾伦离开,你看,她的这些行动都是在艾伦离开后开始的。”

绝望的不仅仅是哈利和罗恩,次日的霍格沃兹,在礼堂中就餐的小巫师们听见了门厅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吃完饭的学生从礼堂里拥出来看发生了什么事,还有很多人挤在大理石楼梯上。旁观者围成了一个大圈,有的人显得很震惊,有的甚至神色惶恐。特里劳尼教授坐在门厅中间的一个行李箱上,一手拿着魔杖,一手握着个空酒瓶,看上去完疯了。她的头发都奓着,眼镜也歪了,显得一只眼睛比另一只放大了许多,她那数不清的围巾和披肩凌乱地挂了下来,让人感觉她一身破破烂烂的。除了她坐着的一个箱子,还有一个箱子倒立着,好像是从楼梯上扔下来的。

几乎从来不评价其他教授,唯独时常表现出对特里劳妮教授不满的麦格教授,这时却完没有对她表现出以往的厌恶之情,麦格教授慌张地用小跑靠近特里劳妮教授,把她搂住,轻声叫着她的名字——西比尔来安慰她,任凭对方在自己的怀中哭泣,麦格教授的脸上充满了怜悯之情。

缓步而来的邓布利多教授低头看着在箱子上满脸泪痕、浑身发抖的特里劳妮教授,哈利听见他说道“乌姆里奇女士,作为最高调查官,你完有权限解雇我的教师。但是,你恐怕无权将他们逐出城堡,这个权利恐怕——”他礼貌地欠了欠身说,“还属于校长,我希望特里劳尼教授继续住在霍格沃兹。”

特里劳尼激动地笑了一声,还夹着一点儿抽噎。

“请原谅我,邓布利多校长我虽然没权力禁止邓布利多校长你允许她呆在学校,但作为新任副校长,我想我也拥有类似的权力,我可以在你每次允许她留下后再次以副校长身份命令她离开霍格沃兹,看来我们需要比赛一下谁更有耐心了?”乌姆里奇教授说,她的癞蛤蟆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让人感到一阵恶心。

嘟嘟嘴萝莉小可爱美女森系写真

“你——你不能!”特里劳尼教授嚎叫道,眼泪从大镜片后面涌出,“你—你不能赶走我!我在—在这儿待了十六年!霍—霍格沃茨是我—我的家!”

“曾经是你的家,”乌姆里奇恶毒地说,“魔法部长已经签了你的解雇令,现在请你离开大厅,你让我们难为情。”

麦格教授这时把特里劳尼楼得跟紧了,她对着乌姆里奇大喊“看在梅林的份上,你为了你的权势都把她开除了,至少公平一点让她留下来吧。”

乌姆里奇把视线从邓布利多身上移开,含笑转向麦格教授“我原以为你身为霍格沃茨的老教授,来到这门厅中间,面对校师生,必有高论。没想到竟说出如此粗鄙之语!”

麦格看了一眼四周围观的师生,对乌姆里奇怒目而视。

乌姆里奇提起两边裙角,对周围围观的人群微微躬身行了礼“我有一言,请诸位静听。麦格教授,既然你和我提到了公平,那么我就和你来和你一点一点地讲讲公平吧。

一年级不能加入魁地奇球队是霍格沃茨学校定下的规定,当初霍琦夫人在送可怜的、发生意外的纳威·隆巴顿去校医处时,也定下了在她离开后谁动扫把谁就会被赶出霍格沃茨这条规矩。

而这位以公平著称的麦格教授,却在哈利·波特违反了霍琦夫人的规定后,不仅没有处罚他,甚至还以让格林芬多获得学院杯为名,凭借她自己身为魁地奇球迷的身份,带着哈利去找了邓布利多,请求他破格让身为一年级的学生、仅仅上过一次飞行课的哈利·波特加入格林芬多的魁地奇球队,一点没有考虑过年幼哈利·波特的是否能在赛场上和其他高年级学生比赛时有能力保证自己的安。

而身为校长的邓布利多不但不维护学校自己定下的校规,竟然同意了麦格教授的这种无理建议,更有甚者,在获得同意后,麦格教授因为学校定下的“一年级新生不准自带飞天扫帚”的规定而给哈利波特买了一把当时在四个学院球队里唯一一把最先进的扫把光轮2000,麦格教授这时可完没考虑过公平吧?也没考虑过她这样做对其他一年级和往届学生没有任何公平可言。

我们的哈利·波特先生,在麦格教授不良的影响下,在斯莱特林学院球队为了对抗他领先于其他球队的光轮2000而不得不配置的新装备时,表现得相当不满,甚至还试图查询相关规定来制止斯莱特林学院的自保行为。

由此可见错误的引导方式会对学生的性格产生多么可怕的负面影响,哈利·波特现在为了引起别人的注意,甚至开始撒谎——谎称神秘人回来了!”

麦格教授被气坏了,她一只手把特里劳妮教授搂得更紧以至于让她差点喘不过气,另外一只手则指着乌姆里奇“你……乌姆里奇……当初不是还有艾伦·哈里斯,只要学生的飞天天赋达到要求,我们都会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