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饭后,艾伦在门口碰上了哈利三人,看上去他们特意在这里等他。

“艾伦,我们想去看看海格,今天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你都听说了吧。你去吗?”赫敏快言快语,一口气说了一串话。

“我只知道马尔福在海格的课上受伤了,具体的还不清楚。”

艾伦看着三双焦急的眼睛,说道“我和你们一起去。”

“不过,哈利可以吗?”艾伦扫了一眼哈利。

赫敏会意地看了一眼哈利,显然非常赞同艾伦的想法,“哈利,我认为你应该留下,我们回来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毕竟——”

“我可以穿过场地,”哈利直截了当地说,“小天狼星布莱克没法通过这里的摄魂怪,是不是?”

“好吧,既然你坚持!”艾伦看了一眼手表,“如果我们加快速度,可以和他好好聊一下,时间还挺早的……”

四个人匆匆往大门赶去,一边走,一边激烈地争吵着。

“罗恩你今天不该刺激马尔福!”赫敏不满地道。

“难道要任由马尔福侮辱海格吗?”哈利维护罗恩道,“他骂海格是傻大个,是笨蛋。海格现在——可是一位教授!”

哈利一边疾走,一边怒吼道。

可口咖啡 甜蜜的下午茶时光

赫敏被他突如其来的怒火吓得一呆,眼眶红了起来。

“哈利,这不是赫敏的错。”艾伦连忙缓和气氛,为三个小巫师打圆场。

“不过,有没有人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艾伦不想再听他们无意义的争吵。

“从拿出教材开始,马尔福就在找海格的麻烦。明明店员都将如何打开的方法告诉了大家,他却愣是装作一无所知,嘲讽海格。”

哈利发觉了自己的失态,平复了心情后,从头开始说起。

“海格本来准备的是鹰头马身有翼兽,但是在你的劝说下,他换成了漂亮的仙子。女孩子们都很喜欢,但是马尔福却嘲笑海格外表是个傻大个,内里是个娘娘腔!”赫敏说着,也愤怒地握紧了拳头。

“所以你们打了一架?”艾伦猜测道。

“不,事实上,我们打了一个赌。”哈利悻悻地道。

“是的,一个愚不可及的赌约。”赫敏的语气十分尖锐。

艾伦以为哈利会反驳,没想到,哈利竟然闷头走着,没有出声。

见状,赫敏的语气柔和了一些,“当然,这也不能完怪哈利。如果罗恩不是骂马尔福胆小鬼的话,他们也不会去挑战巴克比克。”

“是罗恩提出的赌约?”艾伦挑眉问道。

“我只是骂他胆小鬼,他就拿哈利在火车上晕倒的事儿来讥讽哈利。”

罗恩觉得自己并没有过火啊,马尔福的话才叫难听。

“所以你们就用巴克比克打赌?看谁能骑上它的背?最糟糕的是,海格居然还指导你们怎样和它打交道!”赫敏愤怒道。

听到此处,艾伦非常失望。

他已经明确告诉海格,有些动物不是三年级的小巫师可以驯服的,可是他还是不以为意地让哈利和马尔福接近了巴克比克。

海格真的该长点儿心了!

“事实上,哈利做得很好!我敢打赌,如果不是哈利成功地骑上了巴克比克,马尔福就根本没想过去骑它。他只想让哈利摔断脖子。”罗恩辩解道。

艾伦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以马尔福的精明,绝对不会率先尝试驯服鹰头马身有翼兽的。

“没摔断哈利的脖子,真是幸运!”赫敏毫不客气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是马尔福太愚蠢,他不该挑衅巴克比克,竟然说它是只丑陋的大野兽!他活该!”

罗恩和赫敏现在是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让谁。

而哈利,则一脸烦恼地夹在两个小伙伴儿之间。

除了这次的马尔福受伤事件,罗恩和赫敏由于彼此的宠物不能和谐相处,短短两天,已经争吵过四次了。

四个人快速地穿过湿漉漉的草地,他们来到海格的小屋前,敲了敲门,一个声音粗吼道“进来。”

海格穿着衬衫坐在擦洗得很干净的木头桌子旁,他的猎狗牙牙把脑袋搁在他腿上。

他们一眼就看出海格喝了不少酒,他面前放着一只水桶那么大的白镴大酒杯,而且他似乎两眼模糊,好不容易才看清了他们。

“这大概是破记录了,”他认出是他们后,瓮声瓮气地说,“以前大概从来没有哪个教师只教了一天的课。”

“这都要怪我!”罗恩内疚地说。

“还有我,如果我没有理会马尔福就好了!”哈利低下了头。

“你没有被开除吧,海格!”赫敏顾不得指责哈利和罗恩,吃惊地喘着气说。

“暂时还没有,”海格可怜巴巴地说,又喝了一大口那大酒杯里的东西,“但这只是时间问题,不是吗,马尔福……”

“他怎么样了?”他们都坐下来时,罗恩问道,“伤得不严重吧?”

“庞弗雷女士尽力给他治了,”海格闷闷地说,“但他仍然说痛得要命……裹着绷带……哼哼唧唧……”

“他是装的,”哈利立刻说道,“庞弗雷女士什么伤都能治好。去年,她让洛哈特身上一半的骨头重新长了出来。马尔福准是想拿这件事情大做文章。”

“不用说,校董们肯定也知道了,”海格难过地说,“他们认为我没有保证教学环境的安,这事儿都怪我……如果我当时能想起艾伦的话,再谨慎一些,这事儿就不会发生。”

“都是马尔福自己活该,海格!”赫敏诚恳地说。

“我们都是证人,”哈利说,“你说过如果冒犯了鹰头马身有翼兽,它就会进攻。谁叫马尔福自己不认真听讲。我们要把当时的情况告诉邓布利多。”

“是啊,别担心,海格,我们都会支持你的。”罗恩说。

“振作些,海格!我们都很期待你明天的神奇生物保护课呢!”

艾伦觉得让一个失意的人振作起来的最好方法,就是给他找点儿事情做。

泪水从海格那双乌黑小眼睛的鱼尾纹里流了出来,“哦,艾伦!发生了这种事,你还很期待我的课——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