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最新章节!

晚上周家,容川没想着回家和爹告状,爹又管不到户部,思来想去,这事要和叔叔说,他也是周家的孩子,告状没觉得不好意思。

容川吃了饭,又和雪晗踩着雪聊了一会天,心满意足的回家了。

周书仁摸着胡子,“这张扬还真长本事了。”

竹兰不高兴,当娘的,谁希望自家闺女和别人分享丈夫,“歪心思多了。”

周书仁捧着暖手炉,“所以该让他冷静冷静,正好,他觉得算账枯燥,我给他换个活。”

竹兰好奇了,“什么活?”

“户部脏罚部的库房不够用,所以我申请了别的地方,现在还没收拾,我觉得,可以让张扬去盯着,说呢?”

竹兰噗呲笑了,周书仁可不会让张扬去享受,这大冷天的,“我觉得挺好,能让人冷静冷静。”

周书仁也觉得很好,四面透风的院子,修葺可需要几日的功夫,“后日我休沐,我已经约了雷主事,这边可找好了保媒的媒人?”

竹兰道:“已经找好了,高氏。”

周书仁摸着胡子,“选好就好。”

清新可爱美少女花丛写真甜美动人

次日,张扬站在院子内,看着破败的院子,窗户上的纸已经没了,整座院子空荡荡的,连个取暖的地方都没有。

张扬咬着牙,周书仁一定是故意的,今日的寒风还特别的冷,打着哆嗦叫来小厮,“去准备炭火和厚实一些衣服。”

等小厮走了,张扬来回的走动着,他又被周书仁给坑了,他怎么就不长记性,自己往坑里跳!

张扬昨日干的事,想打听很容易。

二皇子,张景阳撇嘴,“翅膀都没长成呢,就去拔老狐狸的毛,尤其是小心眼的老狐狸。”

不过,这件事也让张景阳意识到,再蠢的人都会成长,也会慢慢有心机,这才多久,已经敢挑拨宁家和周家的关系了。

张景阳以前也动过心思的,后来也就想想,容川和周家的牵扯太深,没有十足的把握,并不敢行动的。

次日,周书仁休沐的日子,早早的出门去了约好的茶楼,他到的时候,雷主事已经到了。

周书仁,“来的也太早了,我以为自己出门够早的。”

雷主事笑着,“下官是习惯了,周大人请坐。”

周书仁坐下,“可点了茶?”

“还没。”

周书仁叫来小二,点了两壶上好的茶,“最近们刑部,咳,今日不聊公事,咱们聊私事。”

雷主事心头松了口气,他真怕聊公事,“下官和刘荆提了大人,刘荆很是佩服大人,以前没有机会见您,今日知道下官与大人喝茶,刘荆特意让下官带声好。”

周书仁笑着,“我也挺欣赏刘大人的,日后喝茶的机会多着,让他不要急。”

雷主事放心了,周家这是准备定下来了,“那敢情好,下官也能多厚着脸蹭几回茶水喝。”

“只要来,本官一定拿好茶出来招待。”

雷主事咧着嘴,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他是入了周大人的眼了,这京城多少人想结交大人,可大人真没和几个人深交过,这是机会,“下官先谢谢大人了。”

这茶水没喝一会,包厢的门就响了,等人进来,周书仁起身,“沈侯爷。”

雷主事也忙站起身,“沈侯爷。”

沈侯爷走进来,“这间包厢我每次来都坐这里,今日有人定了,我才从掌柜的嘴里知道是周大人在喝茶,想了想就上来了。”

周书仁可不觉得是巧合,“侯爷快请坐。”

雷主事心里可惜,今日的茶是喝不成了,还好日后有机会喝茶,开口道:“下官还有事,大人,沈侯爷,下官先告辞了。”

周书仁是真的欣赏雷主事,人才啊,他知道汪苣不能在户部多待,他就琢磨找得力手下了,雷主事就是他名单上的人,“日后有机会一起喝茶。”

雷主事道:“下次下官请大人,大人留步。”

等包厢的门关上,沈侯爷才开口,“我是不是打扰谈事?”

周书仁很坦荡的道:“谈的是私事,我家的二孙子明腾到了定亲的年纪,这不是我相看好了人家,找人传话。”

沈侯爷心里咯噔一下,“这就定下了?”

周书仁,“啊,定下了,媒人都找好了。”

沈侯爷暗道可惜了,他琢磨几日,才下定心思和周家联姻,以前闺女盯上了周家的长孙女,他并不看好,他想的远,周家现在没分家,日后分家了呢,所以,他一直盯着的是周家大房。

他更喜欢周家的长孙,小小年纪一战成名,他是真喜欢,遗憾已经定了亲,还和冉家。

只是多想了几日,周家竟然已经相看好了人家。

周书仁目光看着沈侯爷,上次一起喝茶的时候,沈侯爷可不这么内敛,这才一年多的时间,沈家的光景大不如前了。

周书仁摸着茶杯,姚家强,沈家则强,现在姚家势力弱了,沈家也只能低调了,心里暗幸,幸好已经相看好了,否则还真不好拒绝亲自找他的沈侯爷。

沈侯爷心态变的很快,“上次见面好像时隔很久一样,老夫已经模糊了,老夫是真没想到,周大人会这么快进京。”

他不后悔没提前拉拢,他越了解周书仁越知道,这人心里有自己的衡量,沈侯府始终不在周书仁深交的名单中。

周书仁也挺感慨的,“我也挺意外的,这都是皇恩浩荡。”

沈侯爷低声笑着,“是啊,皇恩浩荡。”

在整个国家面前,他们所有人都是渺小的,皇上心里装着的是天下而已。

周书仁拿着茶杯,“侯爷喝茶。”

沈侯爷抿了口茶,想继续说什么,笑了笑,低头喝着茶。

转眼就是两日,竹兰请了高氏去刘家的日子,高氏到了刘家,回来的很快。

竹兰心里有数,“今日辛苦了。”

高氏道:“不辛苦,我就走个过场,选个好日子请官媒登门就行。”

竹兰笑着,“等成了,我给包个大的媒人礼。”

高氏失笑,“那可说定了,我跟说,我早就看上买的梅花图了。”

竹兰有点肉疼,这幅画是在画楼买的,不是贵不贵的问题,而是这幅画意境特别的好,可想到明腾,“成,只要成了,我就送给。”

高氏乐呵呵的,“们家下次定亲需要媒人还找我。”

竹兰可不敢了,高氏的眼睛毒,她的好东西可不多!

这时,管家进来手里拿着拜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