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很干净。。 。.”

年轻的巫‘女’突然只见仰起头来,看着面前如梦如幻的完美身体……她心想,人,竟然可以这样的完美。

并没有尝试池水温度的打算,优夜直接走入了池水之中。

并不深,她很轻松地就游动到了池水的中央……其实并不大,大概几十平方的大小。

从水中冒出了头来,双手把头发抹去,这才看着年轻的巫‘女’道:“如果有很重要的人要去见的话,那么哪怕是一点的灰尘,‘女’孩子也是不允许自己的呢。”

年轻的巫‘女’一愣,随后像是沉思,最后才默默地点了点头,好一会儿之后才试探‘性’地道:“他?”

他指得十分的模糊。

但优夜知道这年轻的巫‘女’所指的是她的主人。那日主人和她同时出现过在这神社的年轻巫‘女’的面前。

‘女’仆小姐只是微微一笑,年轻的巫‘女’便已经知道了答案。她不再发问,然后再次跪坐在地上,装了一勺子的水,然后往自己的身子再次打去。

“那张卡,们收回去吧,我没有什么想要的。”年轻的巫‘女’忽然睁开了眼睛。

‘女’仆小姐此时双手捧起自己的头发,在水中轻柔的搓洗着,闻言又是一笑,“我知道现在是完美的状态,不过视而不见,真的好吗?”

深眼窝和服美女皮肤牛奶白颜色清纯写真

“说了什么吗?”年轻的巫‘女’似乎有了一瞬间的失神……但也仅仅只是刹那之间,她依然‘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没什么。”优夜摇摇头。

不久之后,她从水池之中走出,撒手见黑‘色’的火焰把她身上的水迹焚去,并且把脱下的衣服也一同焚去,再往前走了一步,便是另一套崭新的衣服浮现在身体之上。

“我走了,谢谢允许我使用这里。”‘女’仆小姐又是优雅地行了一礼。

“那张卡……”

“如果没什么想要的话,那么它也就一张普通的卡,或者只是的一张书签。”优夜淡然道:“那样的话,又何必要在乎它在什么地方?其实可以把它扔掉,选择在于您自己。”

年轻的巫‘女’动了动嘴‘唇’,似想要说些什么。

“哎呀,这个时间了,我的赶回去,出来太晚了。”

优夜已经先走了一步,就这样从年轻的巫‘女’面前消失不见。

“古老的池塘啊,一只青蛙蓦然跳入,池水的声音……”

年轻的巫‘女’忽然轻声念着。

她突然看着水池那还没有平复的涟漪……等到池水无‘波’的时候,便明镜止水,山‘洞’内唯有年轻的巫‘女’用寒冷的池水洗涤的声音。

……

哇吼!!

一根巨大的‘棒’子,从追风的头顶上砸落下来,面前隐约看见的是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般的怪物。

但追风并不畏惧,这幅半妖的身体足以压倒‘性’地打到面前这只恶鬼!

嘭!

恶鬼沉重的身体,经不起半妖力量的一击,直接便丧失了意识倒在了地上。追风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无法分清楚方向。

他追着那移动的大部队,最后来到了一处废墟似的地方之中,然后突然见便冒起了浓雾,至于四周,类似刚刚击打的恶鬼,更加存在着大量。

这些恶鬼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有些惊恐地大叫,有些则是悲伤地哭泣,更有些则是发狂地胡‘乱’攻击。

直到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只见从地上冒出,追风只是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缠着了他的双‘腿’与此同时,在极低的能见度之下,四周那些奇异的恶鬼,也是一个个地把什么东西缠着……继而吞噬进去!

像是树根一样的东西!

追风开始奋力地攻击着那些缠绕这自己的老树根,可最终还是不敌,在惊恐之中,头昏脑胀,似乎随时都会睡去一样……就在他无法抵抗,眼皮最终闭上的瞬间,那个从礼物盒子之中得到的奇怪光球,却是一下子就朝着他撞来。

他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古怪的光球,好像直接没入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犬夜叉……”

……

“犬夜叉。”

似乎有谁在呼喊着这个名字,追风睁开了眼睛,似乎是‘春’天,面前一抹粉‘色’,零落的樱‘花’下方,大约只有十三四岁的年轻无‘女’面无表情地抬头看了上来。

“死‘女’人?”追风一愣。

可身体此时竟是不收控制,直接从这樱‘花’树跳下……这似乎又是关于犬夜叉的梦境?

但这次似乎和之前的那种梦境有些不同,他好像真的成为了犬夜叉……感受着犬夜叉半妖的内心的同时,却又以一种奇怪的角度来看待着面前发生的一切。

心虚……此时的犬夜叉正在心虚在年轻巫‘女’的注视之下,目光游离不定。

“昨天,神社受到入侵了,犬夜叉,知道是谁吗?”年轻的巫‘女’此刻冷漠地看来,一如当初相见的时候。

而半妖少年此时则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怎么?还有不怕死的,居然敢突破的守护吗?那神社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守护的那样东西现在怎样了!答应过我的,只要我能够讨取一百只大妖怪,以及找寻到一百本古籍的话,就会给我的!不行,到底是那个王八蛋,我一定去宰了它!”

年轻的巫‘女’却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就算是对方盗走了东西,它也没有办法使用。”

半妖少年愕然问道:“为什么?”

年轻的巫‘女’淡然道:“因为那东西,每日都需要我注入灵力才能够维持。一旦没有我的灵力注入,就无法维持。”

半妖少年急忙忙地道:“如果无法维持的话,那会如何?”

巫‘女’淡然道:“会消失。”

半妖少年失声道:“怎能这样!!”

年轻的巫‘女’却静静道:“其实消失了也没有关系。我的职责只是负责守护它,不让它被别人得到,用来做坏事。理论上,如果这东西不存在了的话,那自然就没有被得到的危险……或许这样更好。不说了,既然不知道,那我就回去吧。”

年轻的巫‘女’很快就从半妖少年面前离开。不久之后,半妖少年才急忙忙地跑到了一个林子之中,在一棵苍松树之下刨开了泥土。

泥土之中,赫然是一个用布所包裹着的锦盒……半妖少年拿着这个锦盒,神‘色’变了又变,最终还是懊恼地叹了口气。

昨夜潜入神社之中的……是他自己啊!

巫‘女’所答应的条件实在太难达到。

本来应该连夜就离开这个地方的,之所以还留下来,只是因为……因为想要看看到底有没有被发现而已!

没错,只是为了更加安一点而已!要是没有被发现的话,至少和这个死‘女’人还能够维持和谐的关系!

这死‘女’人治疗的手段还不错!万一以后受伤了,还能够来找她嘛!

半妖少年想出来了无数能够说服自己的原因。

“但是……没想到还需要死‘女’人每天注入灵力!”半妖少年苦笑了一声:“早知道这样的话,就不费这么大的劲把东西‘弄’出来了。现在好了,还要悄悄地还回去……不行不行!死‘女’人刚刚跟我说了这件事情,东西就还回去了,这不是说明东西是我偷的?该死该死!!怎么办才好呢……”

“不需要烦恼了。”

清脆的‘女’声。

“为什……”半妖少年下意识地回应着这突然冒出的声音,随后脸‘色’剧变,瞬间转过身来,“死……死‘女’人……怎么……”

“犬夜叉,的脑袋果然不好。”年轻的巫‘女’摇了摇头,随后变得冷漠起来:“不过已经没有关系了,因为我会净化。”

“等下……我、我不是故意的!”半妖少年惊恐地后退着:“的要求太难了!这世界上大妖怪太多!有些我根本不可能打得过……”

“既然没有办法兑现自己的承诺,就不要答应。”年轻的巫‘女’已经把蕴含了庞大凌厉的箭搭在了弓弦之上,“我讨厌谎言。”

“我……”

撕裂的痛苦在身上冒出,半妖少年的肩膀轻而易举就被巫‘女’‘射’出的箭击中。

强忍着这一份痛楚,半妖少年慌张地扔下了手上的锦盒,转身逃去!

“嗖嗖!”

耳边传来破空的声音,半妖少年的背后又被一箭命中,强大的灵力甚至开始在净化他身上的妖气,让他感觉异常的痛苦!

这死‘女’人……真的想要杀了我!

“犬夜叉,下次如果再敢踏入神社半步,我就会杀了。”

声音逐渐远去……半妖少年脸‘色’苍白地逃到了河水边缘,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死里逃生,他才真正地明白到这年轻巫‘女’的恐怖力量。

半妖少年这时候咬着牙,把身上的箭拔出,似乎变得更加虚弱一些,最终直接倒在了河边,昏‘迷’了过去。

追风的视角一下子变得昏暗,什么也看不见。但另外一份独立于外的视角却依然十分清晰……就像是灵魂离体一样。

“怪不得轮到我的时候,这死‘女’人一出手就想要拿我命一样。原来是有错在先……”

追风暗自摇摇头,就算是明白前因后果,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好做的……倒是这次的梦反而是有些漫长了。

不对……追风猛然之间脸‘色’剧变!

他不是普通的睡觉,而是昏‘迷’!他陷入了浓雾之中,然后被什么吞噬了才对!

“怎么办……该死的!”追风颇为着急,甚至不停地想要唤醒这个昏‘迷’之中的犬夜叉。

就在此时,一道幽幽的声音忽然传如了追风的耳中……追风感觉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这把声音。

“追风,愿意成为贪狼吗?”

慈祥的,温柔的,低沉的声音。

只见前方的河水上,一个小小的光球忽然从水中冒出,一刹那之间,世界变暗,四周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唯有他和面前的这个浮动着的光球。

“……是谁?我见过?”追风对于四周的奇异变化充满了警惕,对于这个怎甩也甩不掉的光球也是一样。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没想到这里能够让我的限制降低到这种程度……”那光球发出的声音渐渐清晰,“或许这才是真正送给的礼物……让我能够从那囚笼之中出来见一面。”

“是……到底是谁!”追风心中隐约有种悲伤的感觉,下意识地朝着这光球走去,心中有个名字,渐渐清晰。

“我会开启属于的真正的贪狼星!不好,被发现了!!”光球声音着急了一些,与此同时,这光球忽然分裂出一团更小的光球,直接融入了追风的‘身体’之中。

“爸……”

呼喊出声。

追风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眼角,泪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汹涌不止……而四周的黑暗却疯狂地朝着他压迫而来。

与此同时,一股奇异的力量,却从追风的灵魂之中开始焕发而出……

“记住!一定要小心‘阴’贪狼……”

……

……

大哲正靠在了一颗古树的树干下,抱着双手低着头,似睡未睡的模样。加入怀中抱着长剑的话,大概还有几分剑客的样子。

他忽然睁开了一下眼睛,前方空间忽然扭曲,‘女’仆小姐就在空气的‘荡’漾之下走出。完看不出来这‘女’仆小姐姐到底有没有换过衣服的大哲,只是把脸上的围巾扯高了一些,便又闭上了眼睛。

虽说吃过‘女’仆小姐姐给的饼干,好像恢复了不少,但其实累极,恢复的似乎是体力一样的东西,但‘精’神依然困倦。

“主人,我给伊邪那美送了一张凭证。”

“这种事情拿主意就好。”

洛邱点了点头,然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再次眺望着那参天的樱‘花’树,轻身道:“艾瑞克斯,总能够给我看到许多有意思的东西……这么多的噩梦,层层挑选的话,还真是能够找到很不错的。”

“是呢。”

可‘女’仆小姐却十分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主人的目光,并非注视着每一个……但想来其实也是不少。

洛老板此时却伸手在空气之中虚抓了一下,一个昏沉沉的光球便抓入了手中,老板此时淡然:“上代的贪狼先生,这就有些过分了。”

那光球开始疯狂挣扎起来。

洛老板淡然道:“见面是送给作为曾今客户的您的圣诞节礼物,不过贪狼先生有些违规了。既然如此,那么原本打算送给追风的圣诞礼物,就算是抵消了吧。”

听到这话,这光球反而放弃了挣扎,竟是变得安静起来。

洛邱随手一挥,这光球就被送入了某个奇异的空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