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布利多见麦格被辱说不出话,想替她解围“乌姆里奇女士,你说的的确是因为我们思量不周造成的错误。米勒娃也不过是因为见到哈利的才华在激动下有了错误的判断,但这种事情影响并不大,毕竟有飞行天赋的学生在二年级还是可以参加魁地奇球队的,我们也并没有因此耽搁艾伦在魁地奇上的发展,在魁地奇比赛装备的问题上,艾伦·哈里斯同学也为我们解决了难题,不是吗?”

乌姆里奇也冷静了下来,她对着邓布利多甜腻一笑“噢,请原谅我的激动,邓布利多校长,魁地奇这事情的确对学生们的影响不算大,所以请允许我继续发言吧。

昔日,在魔法部未推行教育改革让学生们和校方都严格遵守校规之前,不知各位对哈利·波特先生入学那年的情况可还有记忆?在分院仪式后,邓布利多校长你可是亲自当着校师生的面,颁布了不要进入四楼靠右边的走廊这项规定。然而在期末的时候,以哈利·波特为首的格林芬多几人违反了身为校长的你亲自定下的校规,邓布利多校长你却反而为他们加了分。

这样一来,其他学院不等于是因为他们遵守了你定下的校规,而变相受到了惩罚吗?这对其他学院遵纪守法的学生们,有何公平可言吗?噢,麦格教授,你别想再次拿艾伦·哈里斯先生当盾牌,我查询过当年的数据,虽然哈里斯先生也违反了这项规定,但哪怕他因为被扣分,拉文克劳在他平时获得的加分下还是会拿到学院杯没有任何问题。

但赫奇帕奇和斯莱特林的学生却是实打实地因为他们遵守校规而被违反校规的格林芬多赶了过去。我想问问,格林芬多出身的邓布利多校长,这有麦格教授刚才所强调过的任何公平可言吗?这种鼓励学生们违反霍格沃茨校规的行为正是魔法部派我来的原因,让我们继承那些该继承的,完善这些需要完善的,并剪除那些应该被禁止的实践。”

麦格教授喘着气“你……乌姆里奇,你敢这样指责邓布利多……当时的情况是我们为……”

侃侃而谈的乌姆里奇得势不饶人“麦格教授,你枉活了六十年,除了变形术还算优秀外一生对教育事业没有什么大贡献,只会标榜自己严格公正公平,高高在上、不辨是非、以胡乱指责他人为乐。就是你怀中的西比尔·特里劳妮在此之前我也听闻你多次当着学生的面指责过她吧,而且理由和我今天开除她的理由基本一致,到现在你又来装好人吗?麦格教授你的生平,我素有所知,你可还记得你故乡的一位叫做道格·麦奎格的当地麻瓜农夫?你在和他交往一段时间后明确答应了对方向你的求婚,结果在你冷静之后、权衡之下不愿放弃你当时在魔法部获得的法律执行司的工作,而直接连真实原因都不敢告诉对方就跑去又拒绝了他,在三天后不告而别,甚至在之后嫁给了你在魔法部里年纪大你不少的上司艾分史东·厄夸特,由此可见,你自己才是为了权势而不顾公平公正,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乌姆里奇在指责的时候故意隐瞒了一些事实,让它听上去像另外一回事,麦格之所以答应了道格的求婚又拒绝他是因为幼年时麻瓜父亲和巫师母亲不幸的婚姻生活让她产生了犹豫,当时更加严格的国际保密法让麦格完没办法对他说出悔婚的真实原因。麦格答应一直追求她的上司艾分史东时,她一直爱着的、和别的麻瓜成家了的道格已经去世,麦格本人已经不在魔法部工作而到了霍格沃茨教书,艾分史东也早退了休。因此,麦格教授气得浑身发抖,她想反驳乌姆里奇,却在愤怒之下只发出“你、你!啊……”的声音后就气得晕了过去,被她搂住后因为她后面生气而没办法活动和说话的西比尔也被带倒在了地上,压在了麦格教授的黑色长袍袖子上。

“乌姆里奇小姐,如果你再试图使用文字游戏诬陷米勒娃……”见到麦格教授晕倒后,邓布利多脸上平时一直保持着的温和消失了,在人群外围观的小巫师们发现自己从来没见过邓布利多校长有过这样的生气表情,只见他缓步走近了乌姆里奇,而刚才还满脸得意的恶毒女巫现在面对世界上最伟大的白巫师时,只能浑身颤抖向后倒退,她被吓得坐在了地上,口中颤声地对邓布利多发出诸如她是魔法部的最高调查官、你不能动我之类的威胁。

这时,重获自由刚爬起来特劳里妮却抢先一步说:“不——邓布利多——不要,这不值得,谢谢你的保护,我要走,我要离——离开霍格沃兹,去别处谋生——你快送米勒娃去校医处吧。”说完,她的箱子飞了起来跟着她,跌跌撞撞地向城堡门口走去,

邓布利多叹了口气,收回了气势,他直接一步跨过了还瘫坐在地上的乌姆里奇,不再看她一眼,一只手抄起麦格开始把她扶向校医处的方向,对着挡住他去路的围观学生们喊道“你们没功课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