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杰克·韦尔奇叹气的功夫,陈耕拿起电话就给大卫·理查兹打了过去:“大卫,是我,费尔南德斯,有件事我想问你。”

“嘿,boss,有什么问题您尽管说。”大卫·理查兹开着玩笑:“是关于您的WRC赛车的事情吗?”

虽然“魔爪”只是象征性的持有部分Prodrive公司的股份,但大卫·理查兹和他的团队才是prodrive公司的大股东,这一声“boss”,更多的还是大卫·理查兹在向陈耕表示两人之间的关系很亲近。

“和这个有关,”陈耕点点头,他没跟大卫·理查兹绕圈子,单刀直入的道:“大卫,是这样的,有没有办法让我能参加明年的WRC?”

“参加的明年的WRC?”大卫·理查兹惊呼一声:“boss,您知不知道现在几月份了?这么短的时间……”

“我知道,”陈耕打断他的话:“这些事情我都知道,我只知道,在WRC筹备委员会规定的最后报名截止日期之前,有没有可能……或者干脆一点的说,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组建一支实力不错的、从车队实力上来讲至少具备拿到中游成绩的车队,同时在最后的期限内打造出一辆合格的赛车。”

“这样啊……”

大卫·理查兹沉默了起来,从陈耕的语气中,他听出了陈耕对这件事的态度:只要有一点可能,那就竭尽力去做!

“也不是一点机会也没有。”片刻后,大卫·理查兹沉声道。

“哦?”

“首先说车队这一块,很巧,我知道蓝旗亚车队有两名后备车手和领航员的合同即将到期,蓝旗亚一直没给他们新合同,但我知道这两名车手的实力还不错,在所有WRC赛事车手和领航员当中大概能排在中游略靠后一点点的样子……嗯,如果比赛中所有的一切都顺利,这两名车手大概能够拿到车手成绩第八九名的样子,如果你对他们感兴趣,我可以帮你们联系一下、见个面谈一谈。”

陈耕没有问大卫·理查兹为什么蓝旗亚连这么牛逼的车手都不肯续约,因为蓝旗亚牛逼啊,作为WRC赛车场上的常胜车队,在整个九十年代之前,蓝旗亚车队在WRC领域的地位和法拉利车队在F1当中的地位有些相像,那是公认的强队,冠军拿了好几个,整体实力绝对排在所有车队前三的那种,自然就看不上这种实力的车手……你丫一个中游靠后的车手,就只配在我们车队里当替补。

随风舞动漂亮美眉图片

这样shai的。

他点点头:“还有两位车手和两个领航呢?嗯,还有车队领队以及工作人员。”

“这些都没有没问题,只要您愿意花钱就能找到,或者薪水稍稍上提个10%至15%,都没有问题,但没有能力特别优秀的。”

合着老子只能找些“渣渣”?对于这样的结果,陈耕有些不甘心:“如果我直接拿钱去挖呢?”

“boss,这不是钱的问题,”大卫·理查兹无奈的笑了一声:“对于这些顶尖水平的车手来说,他们看重的是整个职业生涯,而不是其中的一两年,您明白我的意思么?

当然,如果您肯给他们开出数百万美元的年薪、并且让他们相信您愿意在未来的数年了投入巨资发展车队,那自然是又另当别论,但是……”

明白,陈耕当然明白了。

这年头,WRC车手们的收入并不高,也没有太多的广告代言,基本上车队薪水和奖金在他们的收入当中能够占到总收入的7成左右,而他们的年收入也不过才三四十万美元而已,即便是强如帮助福特车队拿到了1981年WRC车队总冠军的阿里·瓦塔宁,薪水、奖金、代言的部收入加起来也不过150万美元,至于去年帮助欧宝车队拿到了WRC总冠军的沃尔特·罗尔,就更惨了,总收入只有“区区”77万美元,连阿里·瓦塔宁的一半都不到。

虽然WRC车手们的职业生涯相对较长,但就跟足球运动员、篮球运动员们一样,如果进入了一支烂队、打不出成绩和漂亮的数据来,几年后身价和薪水都是暴跌,好不容易拿到的代言也会立刻离他们而去,对于这些车手们来说,贸贸然的加入一家匆匆成立、才第一年参加WRC赛事的车队,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当然,还是像大卫·理查兹说的那样,如果陈耕直接拿十倍年薪砸人,那真是什么问题都没有了:老子干两年比干整个职业生涯周期赚的还多,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干呗!

大不了就当苦熬两年好了,剩下的职业生涯里难不成一点打出来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样啊……”

陈耕再次沉默了良久,没有说可以,也没有说不可以,转而问道:“赛车呢?”

AMC准备以fairy(四代polo)这个两厢车来打造WRC赛车的想法,哪怕没有此前杰克·韦尔奇和自己通过气,通过这些天来欧洲媒体连篇累牍的报导,大卫·理查兹也知道了,他点点头:“从技术上来说当然没问题,两厢小车的通过性更好,相比于三厢车,车尾的响应也更敏锐,当然没问题,但是还是那个问题,时间,时间太紧迫了……”

“所以我需要你们和考斯沃斯的帮忙,”不等大卫·理查兹说完,陈耕就打断他的话,说道:“我需要你们在WRC赛事方面丰富的经验,帮AMC基于fairy打造一款WRC赛车。”

“……”

大卫·理查兹没说话,他嘴里有些发苦。

作为专业的甚至是球最顶级的底盘调校公司之一,出身于英国莲花汽车公司的Prodrive公司确实有着相当丰富的调校WRC赛车底盘性能、操稳性能的经验,另外在赛车的序列式变速箱设计和传动设计、调校方面也有着不俗的能力;至于考斯沃斯,在动力系统方面的能力更是得到了世界的公认,但还是那句话:时间啊。

“费尔南德斯先生,时间实在是太紧张了,”大卫·理查兹深吸了一口气:“这意味着我们要让抽调出更多的人手来帮您做这件事,这么一来,我们原来的工作计划和进度都会受到影响……”

不就是要加钱么?

陈耕笑了:“需要多少钱?”

“呃……”

大卫·理查兹有点尴尬,但是……生意嘛,生意就是生意!他抿了抿嘴:“详细的数字我需要计算之后才能给您,不过……至少比正常价格高40%。”

顿了顿,大卫·理查兹急忙补充道:“因为我们的关系,您才能拿到这样的价格,至于考斯沃斯那边,价格可能更高一些。”

“可以,”陈耕二话不说答应了下来:“这些都没有问题。”

他竟然就答应了?

大卫·理查兹实在是有些无法理解陈耕为什么对参加明年的WRC赛事这么执着:算上组建车队所需要超支的成本,他费尔南德斯·陈所需要支出的金钱甚至可以让他在后年组建两支WRC车队了,真是……

这些该死的美国佬,真特么有钱!

原本以为陈耕会知难而退的大卫·理查兹,没想到陈耕答应的居然这么痛快,他犹豫了一下,又说道:“这个……还有一件事……”

“嗯?”

“但以我们Prodrive和考斯沃斯,恐怕还是很紧张,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您最好请莲花公司也能参与进来……不过他们的收费可能高一点……”大卫·理查兹吞吞吐吐的说道,一张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毕竟,要他承认自己技不如人还是有些难为情的,哪怕他大卫·理查兹以及他手下的整个团队都是出自莲花汽车门下。

“这样啊,”陈耕咂了咂嘴:“你帮我约一下莲花汽车是相关负责人。”

“……”

大卫·理查兹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请稍等几分钟。

顿了顿,大卫·理查兹急忙补充道:“因为我们的关系,您才能拿到这样的价格,至于考斯沃斯那边,价格可能更高一些。”

“可以,”陈耕二话不说答应了下来:“这些都没有问题。”

他竟然就答应了?

大卫·理查兹实在是有些无法理解陈耕为什么对参加明年的WRC赛事这么执着:算上组建车队所需要超支的成本,他费尔南德斯·陈所需要支出的金钱甚至可以让他在后年组建两支WRC车队了,真是……

这些该死的美国佬,真特么有钱!

原本以为陈耕会知难而退的大卫·理查兹,没想到陈耕答应的居然这么痛快,他犹豫了一下,又说道:“这个……还有一件事……”

“嗯?”

“但以我们Prodrive和考斯沃斯,恐怕还是很紧张,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您最好请莲花公司也能参与进来……不过他们的收费可能高一点……”大卫·理查兹吞吞吐吐的说道,一张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毕竟,要他承认自己技不如人还是有些难为情的,哪怕他大卫·理查兹以及他手下的整个团队都是出自莲花汽车门下。

“这样啊,”陈耕咂了咂嘴:“你帮我约一下莲花汽车是相关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