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格看着画上的自己,也是有点懵。

黑白分明的厨师服,轮廓明显的面庞和那两撇标志性的八字胡,以及他身后挂着‘麦米餐厅’招牌的餐厅,无不彰显着他的身份。

姬娜所画的神启画面,画面之中出现的确确实实就是他。

“这什么情况?难道这个世界所谓的神和把他弄到这个世界来的天道是一样的?还是说他又被其他的神盯上了?”

麦格也想不明白,这已经有些超出他的理解范围。

再看那第一张图,祭坛的上方黑层层的一片,让人感觉有些压抑,而那些人鱼脸上的表情同样充满了期待与渴望,似乎在祈祷着神的出现。

而神启出现之后,那些人鱼望着画面中的自己,皆是露出了狂喜之色,倒是有些像姬娜第一次见到自己时候的表情。

但是,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怎么看,他一个厨师也不像是救世主啊?

麦格看着姬娜,想知道接下去还会发生什么,或者说这神启到底有着什么深意。

姬娜抬眼看向了麦格,然后继续画图。

第四张图很快在她的笔下出现。

长发美女雪地漫步甜美微笑白嫩肌肤迷人写真图片

在这张图里,姬娜出现了,她站在一个圆形的传送阵中,那穿着黑袍的祭司和一个头戴皇冠的中年人鱼站在祭坛旁,更远的地方,黑压压的人鱼们围着传送阵,满眼期待的望着传送阵上的姬娜。

“姬娜姐姐是全村的希望吗?”艾米嘀咕道。

“看起来是这样的。”麦格若有所思,四张图看下来,他已经大概知道姬娜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了。

人鱼族应该是受到了神启,让他们去寻找画像上的那个人,而他正是人鱼族要找的神选之人。

姬娜被选为人鱼代表,乘坐上古传送阵传送到了这里,运气极好的遇见了他。

一只无法在陆地上生存的人鱼,因为莫名出现的一道神启,身为人鱼公主的姬娜拿着一张单程票就义无反顾的上了岸。

多么愚昧的崇拜啊。

这不是拿命开玩笑吗?

“为什么?”麦格看着姬娜问道,他还是无法理解人鱼族的做法。

海里不是挺好的吗?犯得着非要跑到岸上来吗?

姬娜看出了麦格的疑惑,想了想,拿起笔继续在纸上画了起来。

那是一道横亘在上方的黑幕,阻挡了所有的光线,一条条人鱼向着黑幕发起冲击,有的受伤落下,有的直接死在了黑幕之中,却没有一条人鱼能够突破黑幕。

虽然只是静止的画面,可众人看着那画,都觉得心情有些压抑。

“那是什么?”麦格的声音放缓了几分,看着姬娜问道。

姬娜停下笔,摇了摇头,神情同样迷惘。

不过她很快重新拿起了笔,继续在纸上画了起来。

祭坛启动,她出现在一片沙漠之中,她在沙漠上小心翼翼的走着,可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和眼中闪烁着的光,都是在黑幕笼罩之下未曾出现过的。

画面一转,她出现在一片荒芜的峡谷之中,那是她第二次传送的地点。

虽然周围一片荒芜,身上的水源也丢了,但她的表情依旧明亮。

画面再一转,她出现在餐厅中,浑身散发着金光的麦格再次出现,犹如救世主般将她救活。

“难道我在她眼中自带金光特效吗?”麦格挑挑眉,忍住不笑。

接下来是姬娜醒来的画面,画面中的她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不过头上却包裹着一个大气泡,里边灌满了水,与这个世界显得格格不入。

画面再转,自带金光特效的麦格在厨房里,手里拿着一个小木锤,在他的面前还有着一个散发着金光的蛋。

“是叫化鸡欸!”艾米第一个认出来。

“和叫化鸡有什么关系呢?”亚北米娅不解。

“姬娜应该是吃了叫化鸡之后,开始可以在陆地上呼吸。”麦格若有所思道,这件事他倒是知道的。

果然,下一个画面就是姬娜抓着一块泥壳和叫化鸡在吃。

水泡破了,姬娜惊喜的发现自己拥有了在陆地上呼吸的能力,画面中的她张开了双手拥抱这个世界,露出了纯净的笑容。

众人的脸上也是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笑容,感觉自己被这个故事治愈了。

姬娜的笔没有停下,画风一转,在那黑幕之下,一个个人鱼依旧仰着头,满脸希冀的望着上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啪嗒。”

姬娜放下笔,抬头看向了麦格,神情犹如那黑幕下仰着头的人鱼,眼中同样满是希冀。

餐厅里一片寂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麦格的身上。

无声的画像,却将一个在黑幕之下挣扎的人鱼族群展现的淋漓尽致。

而所有的希望,都指向了麦格一人身上。

“父亲大人,要不您给他们多做一些叫化**,他们看起来好可怜啊。”艾米软糯糯的说道,满是怜惜。

麦格没有急着表态,目光扫过桌面上摊开的一张张画,从画上来看,和人鱼族应该是被某种封印或者诅咒困在暗无天日的海底,位置大概是某处深海之下。

没有坐标位置,也没有具体的深度。

虽然他现在已经拥有七级的实力,但是并没有深潜入海的能力,也无法在海底呼吸,更不可能在海底为他们做叫化鸡。

他虽然也怜惜姬娜,但他确实不是什么救世主,没有办法就这样草率的做出什么承诺。

“这个地方,在哪里?”麦格指着第一张图看着姬娜问道。

“兰-蒂-斯-特。”姬娜一字一顿的说道。

“兰蒂斯特。”麦格跟着念了一遍,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过这个地名或许可以成为一个重要的突破口。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米娅去开门,很快在门口叫道:“老板,他说是来接你的。”

“好,我就来。”麦格应了一声,看来是希尔小姐的人来了,将姬娜画的那些图收拾了起来,忍不住赞叹道:“姬娜,你不去当漫画家太可惜了,画风、分镜都是天才。”

“漫画家?”姬娜跟着说了一遍,有些不解的看着麦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