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的被蕾拉妮·泰勒给拒之门外之后,汤姆·贝利急坏了!

作为美、同时也是球最大的私人监狱a集团的股东兼董事长,眼前着又一块崭新的市场向私人监狱行业打开了大门,可a却被拒之门外,没有机会在这个市场里面分一杯羹,汤姆·贝利心里痒痒的就如同猫抓一样……对于已经在私人监狱市场赚的盆满钵满的a集团以及汤姆·贝利来说,他怎么可能甘心呆在密歇根州的门外?

可是他更加清楚,密歇根州为私人监狱制定的这一切法律条文,简直就是为费尔南德斯·陈量身定制的,也就是说,密歇根州成了费尔南德斯·陈的自留地。

但是就这么放弃,那也不是汤姆·贝利的风格,美国人的性格就是如此:虽然你看起来不是很好欺负,但谁知道你的样子是不是唬人的,如果我不欺负一下试试,老子怎么能甘心?

汤姆·贝利也是如此,眼看着a没办法进密歇根州分一杯羹,丫干脆一咬牙一跺脚,直接找到了o集团的创始人、股东兼董事长乔治·佐利,商量这件事要怎么办,以及最关键的……大家如何才能进入密西根州分一杯羹。

尽管两家公司算是竞争对手,但在这件事上,a和o却是盟友,汤姆·贝利直言不讳的对乔治·佐利说道:“乔治,你也去密西根州问过了吧,现在你们o打算怎么办?是放弃密歇根州市场还是准备争取属于我们的利益?”

汤姆·贝利一点都不怀疑乔治·佐利此前早就知道了密歇根州准备放开私人监狱经营的口子的消息,也丝毫不怀疑乔治·佐利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准备在密歇根州大展一番拳脚、结果被陈耕一巴掌给抽了回来的现实情况。

乔治·佐利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但他也同样不傻,没有回答汤姆·贝利的这个问题,而是向汤姆·贝利反问道:“汤姆,我很了解你,所以你就不用在这里绕圈子了,说吧,你到底有什么打算?不过我先警告你,最好不要拿我当枪使……你应该明白,费尔南德斯·陈可不是一个好惹的家伙。”

“当然,当然,没有人想要去招惹费尔南德斯·陈,”汤姆·贝利笑了:“没有人想要招惹费尔南德斯·陈,我们是本分的生意人,我们想要的其实很简单,就是老老实实的做生意、同时帮政府减轻一下负担、处理一下政府不好处理的‘垃圾’,仅此而已,对吧?”

这个笑话有点好笑,但乔治·佐利却一点要笑的意思都没有,他抬头看了汤姆·贝利一眼,淡淡的道:“汤姆,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完没有必要说这样的话,我们做监狱这一行,就是为了赚钱,但同时也不想给自己树立一个强大的对手。

所以,我知道你的目的,你不甘心就此放弃,实话给你说,o也不甘心,但我们不敢得罪费尔南德斯·陈,所以你可以直说了,你准备怎么在不得罪费尔南德斯·陈的前提下获得在密歇根州经营监狱的资格?如果你的办法可行,我们当然可以合作,如果你的办法很蠢,嗯,我这里的咖啡还不错……”

乔治·佐利知道汤姆·贝利不怀好意,所以干脆直接就摊牌了:说吧,你打算怎么办?如果你有好办法,大家合作一把也无妨,可如果你丫的打算坑我,那也没什么好说的,赶紧给老子滚!

清纯玉照笑容动人

乔治·佐利的态度不是很好,汤姆·贝利也不以为意,点点头,说道:“好吧,那就让我们都坦率一点……乔治,我认为就算我们在密歇根州建一所有超过20000张床位的监狱,这所监狱我们也拿不到州政府的正式批文,你同不同意?”

“没错。”乔治·佐利点点头,同意了汤姆·贝利的这番话。

不管是乔治·佐利还是汤姆·贝利,都不认为自己建一所可以容纳20000名犯人的监狱就可以通过密西根州州政府的审核了,原因很简单,密歇根州州政府的这则允许私人监狱在本州范围内从事经营活动的文件说的很清楚:私人监狱经营方必须先将监狱建好、通过州政府以及州监狱管理局的联合审核之后,才允许他们从事经营活动。

换句话说,哪怕自己将监狱建好了,只要州政府以及州监狱管理局在对监狱进行审核的时候随便找个理由说你们这里这里以及这里存在问题,这所监狱就没办法投入运行。

这一点,两人都心知肚明。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请稍等几分钟。

所以,我知道你的目的,你不甘心就此放弃,实话给你说,o也不甘心,但我们不敢得罪费尔南德斯·陈,所以你可以直说了,你准备怎么在不得罪费尔南德斯·陈的前提下获得在密歇根州经营监狱的资格?如果你的办法可行,我们当然可以合作,如果你的办法很蠢,嗯,我这里的咖啡还不错……”

乔治·佐利知道汤姆·贝利不怀好意,所以干脆直接就摊牌了:说吧,你打算怎么办?如果你有好办法,大家合作一把也无妨,可如果你丫的打算坑我,那也没什么好说的,赶紧给老子滚!

乔治·佐利的态度不是很好,汤姆·贝利也不以为意,点点头,说道:“好吧,那就让我们都坦率一点……乔治,我认为就算我们在密歇根州建一所有超过20000张床位的监狱,这所监狱我们也拿不到州政府的正式批文,你同不同意?”

“没错。”乔治·佐利点点头,同意了汤姆·贝利的这番话。

不管是乔治·佐利还是汤姆·贝利,都不认为自己建一所可以容纳20000名犯人的监狱就可以通过密西根州州政府的审核了,原因很简单,密歇根州州政府的这则允许私人监狱在本州范围内从事经营活动的文件说的很清楚:私人监狱经营方必须先将监狱建好、通过州政府以及州监狱管理局的联合审核之后,才允许他们从事经营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