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希塔西尔手上的血鞭也已经停了下来。

现场的最后一只丧尸也已经被他的鞭子打爆了头颅……也正是费南迪斯子爵撕开了屠申义面罩的瞬间。

“卡莲?”希塔西尔盯着那坐在地上,露出了真面目的‘屠申义’,有些吃惊,“怎么会是?”

他一瞬间冲上了前来,可能是因为过于激动的原因,他甚至忽略掉了‘家长’费南迪斯子爵的存在,双手抓住了这白发女人的衣领,把她粗暴地提了起来,“为什么是?屠申义呢?这是们合谋好的吗?他人到底在什么地方?”

希塔西尔的愤怒并不是装出来的,自命聪明的他此时有种被人玩耍过后的气急败坏。

屠申义……或许此时应该称为卡莲了,这个初拥了屠申义,给了他永生的吸血鬼,此刻缓缓地看了一眼希塔西尔。

冰冷的目光,让希塔西尔脸色微变。

只见卡莲把手放在了希塔西尔抓住自己的双手上,希塔西尔便连忙惊恐地松开了双手,并且冲忙地后退了两步。

“废物!”

不料希塔西尔瞬间受到了费南迪斯子爵的重击!

他的脑袋被费南迪斯子爵从后一手扫去,整个人到从右侧倒飞而出,狠狠地砸在墙壁之上。

白衣短裙少女户外写真清新可人

落地的瞬间,希塔西尔面上顿时露出了惊恐之色,费南迪斯子爵并非他的‘家长’,但却是费南迪斯家族的起源,那潜藏在体内对于起源的敬畏,无时无刻都存在。

只见费南迪斯子爵冷哼一声,再也不理会希塔西尔,而是转向了卡莲,冷冷道:“我不管到底是屠申义还是依谢尔家最后的血脉,也不在乎今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只要乖乖地交出真血的制作方法,我不仅可以饶不死,而且对承受我的鲜血的承诺,依然有效!以的天分,要成为第五代,甚至是地四代,也不过时时间的问题!”

“先祖!”希塔西尔此刻不甘地大叫了一句,然而在撞上了费南迪斯子爵的目光之后,却又害怕地缩起了头来。

“根本,就没有什么真血。”

“什么?”费南迪斯子爵目光瞬间凝缩起来,死死地盯在了卡莲的身上。

只听得她此时忽然大笑起来,“我说,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真血!从来就没有这种东西,一切都只是谎言!”

“!”费南迪斯子爵愤怒地再次抓起了卡莲的脖子。

在他那压倒性的力量之下,卡莲甚至连反抗也未能做到。疯狂用力的手掌,抓的卡莲的脖子也开始变形起来,只见卡莲此时露出了痛苦之色。

但费南迪斯子爵却在此时把卡莲摔倒在地上,“我说过,既然一心求死,我就不会杀!我不屑于用我的双手满足的期待……既然想死的话,就去自杀吧!走吧!我既然复活了,哪怕没有真血,我迟早也会获得对抗十三氏族的力量!”

卡莲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爬起身来,踉踉跄跄地摸着墙壁离开,她甚至看也不看所有人一眼。

“先祖,为什么就这样放她离开,怎能这样轻易就相信她的话?”希塔西尔不可思议地冲着费南迪斯子爵大声质问起来。

“真是一个顽劣而的无能儿。”费南迪斯子爵极为不满地扫了希塔西尔一眼,负手道:“不管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失败了她自然会回去自己的老巢,她有些什么秘密,也一定会藏在那里,这么简单的道理居然还不知道?”

老祖套路深啊……希塔西尔猛然打了个激灵,暗道自己因为卡罗的出现而变得恐惧,实在是……

但他并不怪自己,因为一直以来,他都打不过这个女人,几乎每次都是处于被狠揍的情况之下,久而久之,他便对这女人的战斗力感到无比的害怕。

无怪乎在实验室的时候,‘屠申义’能够瞬杀自己,这根本不是因为屠申义吃掉了卡莲力量大增,而是‘他’根本就是这个恐怖的女人……依谢尔家最后的血脉,数百年来最杰出,力量最强大的天才!

“那我们现在应该跟上去,不让她发现?”希塔西尔顺着费南迪斯子爵的思路,连忙说道。

“不急。”费南迪斯子爵淡然道:“在那之前,先把一些无谓的家伙收拾掉……我复活的事情,绝对不能外泄。”

说着,费南迪斯子爵的目光,便如散发的寒气般,一瞬间蔓延到了洛邱三人的身上。

在碰到这恐怖第四代吸血鬼目光的瞬间,伊丽莎白整个身体都瑟瑟颤抖起来。至于钟落月则是更加的不堪,她只感觉自己的大脑像是要炸裂一样,痛苦地抱着自己的脑袋,一下子就瘫倒了在地上。

“一个混血儿,一个新生儿?”费南迪斯子爵冷哼一声,“新生儿可以留下……混血儿,我不喜欢!”

毫无疑问,这位费南迪斯子爵在复活的瞬间,就把泷泽的两只分裂体之一的水蛭怪物直接爆掉,并且质问这希塔西尔的事情,就能够看出,这家伙是一个极端的血统论者。

此时他二话不说,便闪身而来,阴冷道:“杂种根本不应该存在!”

伊丽莎白甚至连反应也做不到,眼看着费南迪斯自子爵的手掌紧贴着,就像是利刃般,即将要插入自己的心脏,她大惊失色。

“我答应过。”

手掌停在了伊丽莎白的胸前,再也无法动弹……再看的时候,已经发现费南迪斯子爵的手腕,此刻正被另一只手掌稳稳地拿住。

洛邱。

他此时探手而出,看似随意便抓住了费南迪斯子爵的手腕,让费南迪斯子爵无法再前进一寸。

“我答应过他爷爷,让她活着。”洛邱此时淡然道:“至少按照当时的情景看来,整个承诺是今天有效的。而且,费南迪斯子爵阁下,不觉得轻易地把的手伸向一位女士,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

“又是谁!敢阻我?不知死活!”费南迪斯子爵冷哼一声,另外的手捏起拳头!

“先祖,他是我看中了的血仆,手下留情!”希塔西尔此刻心痛地大叫了一声。

但已经太迟,因为费南迪斯子爵已经毫无客气地方一拳朝着洛邱的面门轰来。

“洛邱——!”希塔西尔痛心地尖叫着。

伊丽莎白也惊恐地闭上了眼睛,至于完处于不受控制地颤抖之下的钟落月,此刻什么也做不到,只能呆呆地看着,她下意识地因为,以费南迪斯子爵那可怕的力量,这一拳下去,洛邱的脑袋恐怕会直接被打爆。

嘭——!!!

巨响。

巨响之后是无声。

伊丽莎白静听了瞬间,才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但她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拳头此时停在了洛邱的面前,似乎是碰到了一扇无形的墙壁。

她不认为费南迪斯子爵是临时收手了,因为此刻费南迪斯子爵的拳头正在不断地颤动着,显然正在疯狂地提升拳头上的力量——真正的情况是,他的拳头,无法入侵到洛邱身体那几寸的距离。

“费南迪斯阁下。”洛邱毫无表情道:“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我大概清楚担心的是什么。不过,我想我是一个对秘密有保守能力的人。复活的事情,不会从我口中泄漏出去,想要做什么我也没有兴趣理会。……可否收手?我不过是打算带伊丽莎白去她爷爷的埋骨之地而已。”

不料费南迪斯子爵却冷笑道:“没想到我才苏醒过来,就碰见一个力量强大的个体……的鲜血一定味道很好,兴许能够把我带到又一次的巅峰,给我四代最强的力量!甚至……让我成为三代!!我的运气真是太好了!”

他的獠牙骤然伸出,身冒出了恐怖的血红色蒸汽,那拳头上的力量更加是几倍,十几倍地提升着。

他不在执着于伊丽莎白,而是放开了双手,化作拳头,疯狂地轰击在洛邱的身上——只是,任他如何的轰击,却始终无法极碎洛邱身前那道无形的防护。

“费南迪斯阁下,真的不打算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吗。”

“我就不信打不破这乌龟壳!今天我一定吸干!”

“我明白了。”洛邱点了点头,“还是回到原来的状态吧。”

洛邱打了个响指。

声音很微,比之费南迪斯子爵那拳头轰击时候产生的巨响要轻微得多,但却意外地能够清晰地听见。

“……对我做了什么?!!”

却见费南迪斯子爵这一瞬间停下了手来,然后后退了几步,满脸的惊恐之色。他的身体开始发生了诡异的变化,他才刚刚长出的皮肤,此刻开始飞快地腐烂着,再次露出那鲜红的血肉组织。

他的身体,开始渗出了大量的血液——这些血液从他的体内开始不断地被剥离出来。

费南迪斯子爵只感觉自己的力量被疯狂地抽出。

“对我做了什么!!!!”他惊恐地大叫着,身体的血肉开始萎缩,最后又变回了才属性时候那干尸的模样。

“回去沉睡吧。”

费南迪斯子爵所站着的地方,地板瞬间裂开,泥土也往外翻飞而出,而他的身体,就如同陷入了泥沼当中般,竟是缓缓地沉了下去。

“我不要沉睡!我不要!我不要!我才苏醒过来!我是费南迪斯家族最强的吸血鬼!我不要!!!”

从新变回了干尸状态的费南迪斯子爵此时惊恐地大叫着,到了后来,他已经说出了求饶的话:“我不会和做对!我不会再和做对!不要剥夺我的力量……不要啊!!!”

他的手掌,他所剩下的手掌,最后也沉入了泥沼当中,最后,只有一点红光从那泥沼当中飞出。

那红光收入了洛邱的手掌之中,最后变成了一滴鲜血。

洛邱淡然道:“其实我一直都不喜欢麻烦的事情,还是一劳永逸的好。”

泥沼于这瞬间消失不见,又在变回了原来那坚硬地板的模样,仿佛从来也么有破裂过……然而费南迪斯子爵也已经消失不见,也仿佛他从未出现过一样。

“啊……希塔西尔不见了。”

失去了费南迪斯子爵这高阶吸血鬼的压制,伊丽莎白一下子就恢复了过来,钟落月此刻虽然脸色苍白,但也恢复了一些力气。

“不管他。”洛邱摇摇头:“应该就在前面了,走吧。”

伊丽莎白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下意识地抓住了洛邱的衣角,但洛邱回头看了一眼,伊丽莎白便有怯生生地放了开来。

洛邱想了一下,手掌上那滴鲜血便忽然化作了一颗红色的宝石。他随手送到了伊丽莎白的面前,“这个拿着吧”

“这是……”伊利斯巴双手捧着这颗血红色的宝石。

她能够感觉到力量蕴含了十分强大的力量……这恐怕是费南迪斯子爵本源之力所凝结而成的——哪怕他今后再次复活过来,恐怕也没有多少的力量。

或许比初生儿也不会好上多少……但伊丽莎白觉得,更可能的是,费南迪斯子爵恐怕连复活也做不到……

“太贵重了,这……我不能要。”

“从刚才的情况看来,这会让更好地活下来。”洛邱随意道:“这是现成的东西,我没什么损失。我说过,我还是倾向于安逸,拿着吧。”

钟落月此时低着头地走到了洛邱的跟前,欲言又止的模样,“我是不是已经……”

“心里明白,不是吗。”洛邱看着她道。

钟落月嘴唇动了动,手掌一下子摸向了自己的脖子,只感觉天旋地转,浑身力气被抽干了去,噗通一声,便跪坐了在地上,失魂落魄。

“这位姐姐,没事吧?”伊丽莎白此时蹲下了身来,轻轻地拍了拍钟落月的肩膀。

不料钟落月此时一下子拍开了伊丽莎白的手掌,然后抱着自己的身体,瑟瑟发抖,“别……别碰我!”

伊丽莎白无奈地抬头看了一眼洛邱。

“让她安静一下吧。”

洛邱这就不管了……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

……

……

嗤嗤……嗤嗤……

一股股的气流从仪器的泄气阀中喷出,与此同时,仪器的内部突然之间打开——至于控制着仪器的控制版面上,此时则是出现了巨大的“colete”字样。

金叔颤抖着手,把手伸入了仪器的内部,然后缓缓地拿出来了什么。

一根试管,试管上的,大概是几十毫升左右的淡淡绿色液体。

但与此同时,这边实验室的墙壁却忽然之间裂了开来,只见一只水蛭般的怪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依附在了那破裂墙壁之上。

触手在空中挥舞了起来。

费南迪斯子爵爆掉了泷泽的一只分身,而事实上还有另外一只分身——那就是被宋二踢得飞出的那一半。

它没有留在现场,而是在察觉到了费南迪斯子爵出现,爆掉自己一半之后,匆忙地溜开,继而来到了这里。

¥¥¥¥¥¥¥

PS:今天一章,不用等了,补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