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迈着步子往政殿走,说真的,他没想过亲弟弟会活着,现在多出来个亲弟弟,他该高兴的,可就是不喜欢沈扬呢?

津州府,周书仁也得到了消息,这京城的消息就是传得快。

周书仁对于容川成为翰林编修还是意外的,皇上是没打算认回去啊,又想到了沈扬,问题在这里了,也是,背后的势力一直没抓到,的确不是认回容川的时机。

周书仁对昌廉也挺意外的,知道会沾光,没想到会沾这么大的光,庶吉士,昌廉的名次他也看了,这次成绩真是超常发挥了,比昌廉优秀的真是太多了。

周书仁摸着胡子,看来这一届,皇上为了太子选的人啊,皇上对太子真是好爹了。

汪大人恭喜过后,嫉妒了下,他儿子当年运气不好啊!

周书仁今个依旧是被嫉妒的,昨个就酸的不行了,今个周书仁走到哪里,都能感觉到酸味道,这回彻底羡慕嫉妒恨了。

周府,雪晗得到消息,她为容川和三哥高兴,又有些想要见到容川,想着容川,藏在头发里的耳朵红了,分开有些时日了,这心里一直惦记着。

李氏已经拿到婆婆回信了,今早公爹也和当家的说了,等婆婆回来正式定亲,她不用担心了,又是喜事,嗓门子也大了不少,“三弟妹日后就是官家太太了,日后也会有诰命在身了。”

雪晗又失落的道:“日后三哥要留在京城了,一家子不能住一起了。”

李氏倒不在意,“津州离京城多近啊,想见就能见到,要我说,这还好咱家在京城有宅子,否则,还要买宅子,京城的宅子好地段的难买,去衙门也不方便。”

雪晗失笑,“大嫂,三哥和容川不是去衙门办公的,不过,幸好家里有宅子,否则每日来回真不方便。”

小红唇白裙子美女美如玉唯美私房写真

李氏没不好意思,“我就是个粗人,能记住规矩不错了,别的是真不懂。”

雪晗觉得大嫂过的很快乐,窝在后宅内,大嫂也能过的有滋有味的,这大房是最热闹的地方了,她有的时候也爱去。

赵氏心里羡慕,大嫂家的明云年纪也不小了,不用等太久,她家的明瑞还小,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现在三弟妹也成了官太太了,还是相公给争来的。

四弟妹就不用说了,自己就有品级。

小姑子未来也是有诰命的,好像只有她,需要等许多年,还不知道儿子能不能行。

赵氏发现,二房真的太弱了,整个家的存在感都很少,这要是分了家,二房可如何是好?

一转眼就到了晚上,竹兰已经吃过了晚饭。

昌忠问,“娘,三哥和小姐夫怎么还不回来?”

竹兰摸着小家伙的头,“他们在宫内参加晚宴。”

昌忠心里还惦记三哥和小姐夫回来抱他呢,红红的衣服真好看,蔫蔫的,“娘给我讲故事吧。”

竹兰,“好。”

皇宫内,容川是探花郎,他坐的位置很靠前,两次见皇上,他都不敢直视,现在离的这么近,他很紧张。

皇上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酒杯,连着喝了几杯,高兴的。

皇上叫了状元郎,随后是榜眼,终于等到了探花郎,“探花郎上前。”

容川心里告诉自己稳住,深吸一口气上前,“臣在。”

皇上见容川低着头,不满意了,“抬起头来。”

容川只能听命的抬起头,一眼就对上了皇上含笑的眼睛,有点发傻,皇上很高兴?还对他很和善?

皇上心想,终于直面朕了,这离的近了,嗯,长的真好,这个年纪的探花郎,骄傲了,虽然皇子们很优秀,可这种一步步靠着自己考上来的感觉就是不一样,他儿子。

皇上眼里含笑的道:“赐酒。”

容川忙接了酒杯,“臣敬皇上。”

皇上心里美的很,示意容川坐一旁,容川有点受到惊吓,刚才的状元郎都没这个待遇!

皇上等容川小心的坐下后道:“朕听说你定了亲?”

容川紧张了,不会是想插手他的亲事吧,忙起身跪下,“是,臣从小定了亲,臣与未婚妻青梅竹马长大,臣只等过两年就娶人进门了。”

皇上看着儿子,他的话也是试探的,他不希望儿子是因为恩情所以才娶周家姑娘,这才一开头问,儿子就这么紧张,得了,这小子对周家姑娘是喜欢的,瞧着模样,不仅仅是喜欢呢!

他可记得周书仁的长相,特意寻了画像,还好姑娘长的像娘。

容川没听到皇上的回话,心里忐忑了,皇上不会没事的干涉亲事吧,容川心想皇上真闲,他的亲事凭什么想干预,他一点都不觉得多大的恩,他只知道,他非雪晗不娶。

皇上什么人啊,儿子的年纪还是小,感觉到了儿子的情绪,乐了,这孩子还挺有脾气的,“朕就是问问,起来吧。”

容川呼出口气,这后背都出汗了,“是。”

昌廉才是真的吓到了,还好,还好,没事没事。

皇上随意聊到,“你这年纪也不小了,既然都定亲了,还是早早成亲的好,等两年有些久啊。”

容川傻眼了,皇上管的还真宽,他什么时候娶亲也过问?

容川也不敢反驳皇上,只能想着回:“臣还没攒够聘礼,等臣攒够的。”

皇上沉默了,他手里有宁绪送来的调查消息,容川一直在攒银子,靠着自己买了铺子,存下了一些家底了,他儿子还缺聘礼,真是,“聘礼啊,的确该出多一些,回去吧。”

容川心里道,他也想多出,可没那么多银钱,回到位子,容川愣住了,他多小心的人啊,刚才竟然在心里不止一次的非议皇上,他不认为自己有叔叔的功力。

所以,皇上刚才一定感觉到他的情绪了,容川心里哆嗦了下,他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他明明该怕皇上的啊,怎么会心里认为皇上不会恼他?

对,这就是这种感觉,结果皇上真的没恼他,还和气的和他说话。

容川觉得,他一定是酒喝的有些多了,才有了这么大的胆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