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艾伦不动声色地暗自盘算着日期,他意识到自己已经错过了一零六六年里不列颠群岛上的第一场入侵。

几个月前,前诺森布里亚伯爵,现任英格兰国王哈罗德的亲弟弟托斯蒂葛温森虽然先后和诺曼人与维京人达成协议,甚至在知道了那位私生子公爵和那位挪威国王的大致出兵时间的前提下,竟然忍受不住心中复仇的怒火而失去了理智,先行组建一支大约六十条船的部队自行先返回不列颠进攻了哈罗德的领地。

这也是对他王兄哈罗德政权的直接侵犯,而两天后消息传到了身在伦敦的英格兰国王耳中,勃然大怒的哈罗德用英王身份集结了盎格鲁萨克逊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海军以及陆军而这位托斯蒂葛温森在听说他的哥哥集结了这样一支势不可挡的大军要来讨伐他后,便直接逃之夭夭,最后在英国东部被击溃,托斯蒂带着仅有的十二条战船逃到了相对安的苏格兰的一个北方据点,方便与无情者哈拉尔哈德拉达保持联系汇合。

不过艾伦知道了自己其实没有错过拉文克劳那个预言中三场战斗中的任何一场因为托斯蒂所率领的人数实在有些小打小闹了。

“别害怕,你运气不错,赶上了时候,哈罗德陛下有更要紧的事要忙,可没功夫烧死你!”埃塞尔沃夫见艾伦沉默不语,以为自己把对方吓住了,他忍不住笑起来劝慰了艾伦几句后就招呼大家继续婚礼,这间小木屋里的人们的目光又投向了被围在中间的那对新人。

尽管平时是不修边幅的小村姑,但现在作为新娘、略带羞涩笑容的茱蒂丝显得活力四射,她和身边同样因为被围观而有些害羞、但喜气洋洋的新郎托非对望一眼后,然后一起看着周围每个人。

周围的人发出了有同样节奏但参差不齐的“喔喔喔”喊叫声,右手随着节奏快速地扣向自己的左胸膛,发出不太响亮的巴掌声,表达着对这对新人的祝福。

新郎和新娘面对面地挽着手,彼此面带傻乎乎笑容这也让两个少年人看上去就像在过家家玩闹一般。

新娘父亲轻咳一声,然后对着自己的女儿示意了一下她身边的篮子。

小姑娘这才恍然大悟,她放开男孩,轻抬双臂从旁边的篮子里将一束野花编织的花环套到了新郎的脖子上。“我给你带上花环,以示你我守身之日圆满结束。”

似乎觉得背诵并出这样的句子非常有趣,新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新郎也不由得莞尔。

在旁边主持婚礼的埃塞尔沃夫这次直接对自己的女儿出声警告道:“孩子!”

单纯美好少女白玉兰般清新柔美气质私房写真

这对新人同时瞥了一眼身边的长辈,立刻收敛了笑容,严肃起来。

“把鞋给我。”埃塞尔沃夫对着自己的女儿说道,新娘弯下腰去,脱下了一只棕色无底皮靴交给了自己的父亲。

埃塞尔沃夫将鞋递给自己的女婿,也念出了作为婚礼仪式的诗句:“我将女儿的鞋给你,将她终生托付于你。”

“牵我的手,”新娘按照最后的仪式伸出手,和男孩双手相牵,小女孩这次的声音里满是幸福愉悦,“我们已结为夫妇,终生不渝。”

在场的村民们面带欣慰的笑容,见证着这庄严而神圣的时刻,见证着他们这个只有22具犁的小村子中一个新家庭的诞生。

艾伦感觉到一些懊恼之情,眼前这对比他年纪还要小的少年男女的婚礼,让他一下子意识到在中世纪,人们结婚的年龄是非常早的。

当初在和罗伊纳相处的时候,艾伦受自己时代习俗的影响,在他的潜意识中竟然完忽略了这点,而罗伊纳也从来没有提起过不过好在两人此时的性格和关系显然对此也并不需要太过急迫。

突然,艾伦中断了自己的思绪,抬头看向那个埃塞尔沃夫身后,一个有着卷卷短发穿着白色亚麻衣服、**岁左右的小男孩正站在一根房屋立柱的板凳上,偷偷用畏惧的眼光看着自己,他的皮肤也明显比其他人苍白了一些,不过发色还很正常,应该是很少晒太阳的缘故。

艾伦回忆了一下,想起刚进屋时对方是那些撒花孩童中的一员,而现在却显然在尝试躲避着他的目光当艾伦的视线和他撞到了一起时,对方就吓得一个哆嗦缩了回去。

显然摆脱了艾伦混淆咒的家伙就是眼前这个看起来受到了惊吓的小男孩,并且艾伦在眯起眼睛远距离盯着他判断一会后发现,对方显然并非纯种人类,体内应该具有一部分异界生物的血统并且显然为他带来的天生的、类似大脑封闭术的类法术能力防御了还没有在大脑厅研究过思维触手的艾伦所使用的摄神取念。

“亲她!”新郎的死党利奥夫里克此时已经站在入口处并发出了略显轻浮地喊叫,其他人都跟着整齐地呐喊着、催促着,“亲她、亲她、亲她……”

被打断思绪和探究的艾伦的目光却越过了门口,他感知到了有人在靠近。很快,门口走进来一个身材魁梧、副武装,手里牵着一匹猎犬的男人。在他进门的一刹那,艾伦悄无声息地对他施展了混淆咒。

他的闯入让房间内的气氛为之一滞。甜蜜相拥的新郎新娘、房间内的所有宾客都有些惊恐地看着这位身穿皮甲副武装的不速之客。

“奥德加,是你吗?”利奥夫里克一脸扫兴地看着被金属头盔遮盖了大部分面庞、甚至鼻梁都被包裹住的闯入者。

“对,利奥夫里克。”来者用冷冰冰的平静的语调说道。

“欢迎回家。”利奥夫里克牵强的应付了一句,然后低头皱起了眉头,让开了道路。

“你们认识我,”奥德加走了进来,“就该知道我来干嘛。”

新娘稚嫩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她上前一步请求道:“老爷……”

奥德加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就是今天。”

新郎一把拉住了愤怒的新娘,奥德加步步向他们逼近,“我可管不了你们在干嘛。”他转身走向了在场的其他宾客,向左侧伸出手命令道,“有武器的男人站成一队,女人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