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卿抿了杯中的酒,“因为嫉妒你,所以多看看。”

   昌廉愣了,“嫉妒我?”

   孟杰接了话,“对,嫉妒你,有个好爹。”

   昌廉,“.......”

   他知道爹干的事,他也激动的好久,一直寻思着不求学得十成,半成就行啊。

   昌廉抽搐嘴角,“别告诉我,你也嫉妒?”

   孟杰哈哈笑着,“我爹也很厉害啊,我嫉妒什么,我爹就是不愿意做官,而且你爹是我师父啊,我是师父唯一的弟子。”

   他还觉得自己爹牛能,爹多厉害啊,用十年的时间,换了他的未来。

   施卿又抿了一杯酒,这两个人都是让人嫉妒的,先生越厉害,他越遗憾,掐着时间算,只剩下一年多了,施卿看着面前两人嘻嘻哈哈聊天,心里涩然。

   施卿甚至想,他要是有周大人这么个好爹,他的路会更远,也不会费劲心机去算计,什么都有爹撑着。

   昌廉见施卿一个人闷着酒,他和孟杰也不开玩笑了,敬了施卿酒,施卿只说对的一半,他不仅有好爹好有好娘,认识施卿,他才深刻体会到自己多幸福。

   下午,竹兰拿着医书,没错就是医书,因为宋婆子不仅仅只是懂,还有不错的医术,竹兰就都动了心思学了,中医啊博大精深,学了收益的是自己,难得有医术不错的人教。

   闪闪大眼萝莉洁白短裙白丝长腿温柔甜笑写真图片

   正看着书,昌廉进来了,“娘。”

   竹兰放下书,“喝酒了。”

   昌廉闻了闻味道,“娘,我都洗澡已经很淡了,这么远也能闻得到?”

   竹兰笑着,“闻得到,跟谁出去喝酒了?”

   昌廉坐在娘的身边,“请孟杰和施卿,我们没喝多少。”

   别看施卿一个劲的喝,施卿的酒量好,回去醒醒酒就没事了。

   竹兰又拿起书,“你小子过来有事?”

   应该不是要银子,都有月钱,三房又有进项,还真猜不到。

   昌廉不看靠着娘,娘的肚子已经很大了,“我就是想来陪陪娘。”

   竹兰抬头,“啊?”

   昌廉笑着,“娘,儿子很幸福。”

   竹兰有点蒙,她敲打几次昌廉后,这小子挺怕她的,今个竟然说出这么感性的话,失笑着,“的确喝了不少。”

   昌廉,“.......”

   他真没喝多啊,真的,他发誓,他说的话都不是醉话。

   竹兰眼里都是笑意,是不是醉话,她看得出来,还是有对比见效最快,至于容川为何没起到作用,谁让容川来得早,又当儿子养的,差距太小了。

   现在昌廉知道自己多幸运了,不,应该说周家的孩子都幸运。

   竹兰将手里的书递给昌廉,“正好你来了,看我背的两篇对不对。”

   昌廉才注意到是医书,他知道娘一直在学画,而且已经画的不错了,现在又要学医了吗?昌廉觉得自己还不够努力,娘都多大岁数了,操心一大家子还要努力的充实自己,“娘,我要向你学习。”

   竹兰,“好。”

   父母孩子的老师,而且是一一辈子的,她和周书仁的为人处事一直都在影响着周家的孩子。

   竹兰怀孕了,记性也不错,她也有一套是背书的办法,背了两篇都对了。

   昌廉笑着,“娘,您真厉害。”

   竹兰拿过书,“让我想起你以前读书,每次被东西都不。”

   昌廉也很怀念,说白了,以前就是不用心。

   竹兰背了一会有些累了,她也不适合一个姿势坐着,“你有时间多陪陪董氏,董氏年纪不大就和你成亲了,现在又不能回娘家,她最信任的只有你了,你有时候多和她说说话。”

   昌廉脸红了,他和董氏的感情不错的,“娘,你放心,我们好着呢。”

   竹兰见昌廉耳根子都红了,一转眼时间过得很快,明年就要圆房了,一眨眼,这小子都十八了,过了年十九了。

   昌廉受不了娘的眼神,紧忙回去了。

   三房的院子,昌廉回去就见董氏在写什么,“些什么呢,这么专注?”

   董氏,“回来了。”

   “嗯。”

   董氏递给昌廉,“我算了家里的存银,我们每个月都有月钱,吃喝衣食都不花银子,月钱就够我们花销了,我寻思着把手里的银子都买铺子收租金,你看如何?”

   昌廉见董氏认真为了他们小家的模样,眼里柔和,握着董氏的手,“听你的。”

   董氏的脸红着,她怎么觉得屋子里的温度太高了呢?

   又过了些时日,周老二和丁管家才回来,这都要到年跟前了。

   周老二瘦了不少,竹兰问,“路程不顺利?”

   周老二点头,“遇到了几场雪,堵了些日子。”

   他觉得自己真倒霉,走的时候遇到大雪,回来也遇到了,要不是想到,晚回去正好年根不用回川州了,他能急死。

   竹兰翻看着房契,两座两进的宅子,宅子的位置不错,她知道,“一年的租多少?”

   周老二道:“两座宅子一年的租金是相同的,十五两银子一年。”

   竹兰挑眉,江南的房租贵啊,这要是在平州城,十两不错了。

   随后竹兰又看了带回来的银子和账本,“一路辛苦了,孩子和赵氏许久不见你了,你先回去休息。”

   周老二的确累,“娘,这是采购的单子,这份是两个庄子佃户送的一些菜。”

   竹兰点头,“我一会看。”

   周老二走了,竹兰看了单子,丁管家来了,“主母,已经清点过冻坏不能吃的菜和水果了。”

   竹兰拿过清点后的单子,“你也先回去休息。”

   丁管家,“是。”

   竹兰看过单子,因为有去年的经验,今年冻坏的不算多,今年水果买到了青香蕉,她写的都买到了,庄子的佃户送的青菜也不少,都是能放的住的。

   竹兰让柳芽叫来雪晗和吴咛两人,对着两个丫头道:“今年,年礼的单子你们两个负责,这是带回来的水果和菜,你们两人写好了给我看。”

   雪晗第一次负责,不胆怯,还挺激动的,笑眯眯的,“娘,您放心,闺女一定办好。”

   吴咛就忐忑了,她怕出错,“婶婶,我就不用了,我帮着雪晗妹妹清点。”

   竹兰握着吴咛的手,“别怕,还有婶婶给你们兜底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