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就算自己不对克莱斯勒动手,克莱斯勒也会对自己动手,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优柔寡断”这四个字从来就没在陈耕的字典里出现过,他立刻将杰克·韦尔奇招了过来,商讨对策。

   “说说,你接下来的想法是什么?”没跟他寒暄,杰克·韦尔奇一到,陈耕就直接向他问道——既然他杰克·韦尔奇已经知道了接下来与克莱斯勒的这场战斗不可避免,陈耕不相信他没想过这场仗应该如何打。

   自家老板打算对克莱斯勒汽车“趁你病,要你命”了,杰克·韦尔奇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他心里清楚的很,不管自己和老板对付李·艾科卡的初衷是什么,也不管为什么走着走着就劈叉了,这些都不重要!重点在于,这件事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境地,A已经不能、而且没办法退,一旦A后退,缓过神来的克莱斯勒绝对不会对自己客气……既然这样,那还是我先对你不客气好了。

   而且他也确实早有准备。闻言,杰克·韦尔奇立刻说道:“我的想法是,一方面继续利用舆论向克莱斯勒施压,缠住克莱斯勒大部分的精力,让他们没有太多的精力做出反击;另一方面,挑动克莱斯勒的车主们,让他们一起向我们施压!”

   挑动克莱斯勒的车主们向克莱斯勒施压?

   这确实是个好办法,陈耕觉得这个办法不错,他只是提醒了杰克·韦尔奇一句:“就这么办吧,记得别让A跟这件事有牵连。”

   “我明白。”杰克·韦尔奇点点头。

   关键就在于不能被人拿到证据。

   民众和舆论对克莱斯勒不满意,那是一回事;哪怕所有人都知道这监视是A在背后推波助澜,也没什么大问题;但如果被人拿到了小辫子,那就麻烦了。所以不但A看上去要是“干净”的,自己的老板费尔南德斯先生以及自己都不能跟这件事有关联……哪怕只是看上去没关联。

   可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完超出了陈耕和杰克·韦尔奇的预料:还没等自己派人去暗中挑唆,克莱斯勒的车主们自己就炸了、自己就把事情给闹大了。

   一开始,克莱斯勒、道奇、普利茅斯的车主们只是想要跟克莱斯勒集团讨个说法:你们的这个“最终解释权归克莱斯勒所有”到底是几个意思?是不是打算在我们的车子出现了故障的时候不提供之前承诺的服务、推卸责任?

   暖冬笑靥如花清纯美女高清艺术摄影

   在这个阶段,如果克莱斯勒集团能够付出足够的耐心给予回应,再给点小恩小惠比如送点所谓价值多少美元的保养工时券之类的玩意儿,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这些来围堵经销商大门的车主们,其实也不过就是被这条所谓的“最终解释权归克莱斯勒所有”给闹的有点糊涂、心里有点摸不着底、想要得到一个肯定的、对自己比较有利的答复而已,但……

   克莱斯勒偏不!

   或者说,随着在克莱斯勒的成功,已经不再是当初那条因为被福特汽车扫地出门而小心翼翼、心怀谨慎的丧家之犬的李·艾科卡,他偏不!

   面对美几十万克莱斯勒车主的声音,克莱斯勒集团发言人鲁伯特·维特劳福代表克莱斯勒发出了强硬的、在事后以及之后的若干年里被认为是工业界最愚蠢的官方声明:“从成立的那一天开始,克莱斯勒的目标就是为大众制造最适合他们的产品,0多年来,这个目标从未改变过,凭借这一理念,克莱斯勒赢得了无数用户的赞赏和认可。

   克莱斯勒从不逃避属于自己的责任,相反,我们一直勇于担当,只是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之所以会有‘最终解释权克莱斯勒所有’,也是为了更好的为大众服务,避免歧义……”..

   用一句话来解释,克莱斯勒集团的这则声明的意思就是:大爷我最大!所以大爷我说了就算!

   克莱斯勒的这则官方声明一出,美的克莱斯勒汽车的用户都炸了:怎么滴?你们克莱斯勒的意思,就是还是你们说了算呗?

   退车!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喊出“退车!”的口号,但在这个口号被喊出来之后,立刻得到了美至少几十万克莱斯勒、道奇和普利茅斯的车主们的响应!

   明眼人都知道,在发出了这个愚蠢的声明之后,克莱斯勒集团和李·艾科卡遇到大@麻烦了!

   ……………………

   其实何止是媒体、公关专家们被克莱斯勒集团的这则生命给震惊的目瞪口呆,陈耕和杰克·韦尔奇整个人都被克莱斯勒的这“神出鬼没”、“天马行空”的玩法给震傻了!

   “李·艾科卡这是……脑子被驴给踢了吗?”陈耕使劲挠着头,看向杰克·韦尔奇。

   虽然不知道什么事“脑子被驴给踢了”,但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就对了,杰克·韦尔奇同样在使劲的挠头:“想不明白啊,面对这种关系到企业今后发展的危机,发表的声明必须慎重再慎重,拟定声明的内容的时候,也必须遵循‘尽可能化解危机’的核心原则,最最起码的底线,就是绝对不能再激化矛盾、为自己的应对赢得一些时间……”

   说到这儿,杰克·韦尔奇自己说不下去了,学着自家老板不停的挠头。

   这个时候,这种官方声明必然、而且必须是由集团最高负责人亲自审核、拟定,也就是说,这则声明极有可能就是出自李·艾科卡之后,而李·艾科卡作为美乃至世界都有相当知名度的顶级企业家,怎么会犯下如此幼稚的错误?怎么会在这个紧要的时候发布这么一则分明就是火上浇油的声明?

   再看克莱斯勒发表的这则声明,简直完美的避开了所有的核心要点……他忽然有些赞同自家老板的话了,如果不是脑子被驴子给踢了,克莱斯勒集团和李·艾科卡怎么可能拟定出这么一个完不符合逻辑常识的、不管是媒体还是公关专家都无法理解的声明?

   但不管是克莱斯勒集团和李·艾科卡是基于什么样的逻辑拟定了这则声明,一个必须承认的事实就是:在这个声明之后,克莱斯勒集团和李·艾科卡真的遇到大@麻烦了!

   大@麻烦很快就来了!

   冲克莱斯勒集团和李·艾科卡开第一炮的就是大名鼎鼎的《时代》周刊:他们刊登了李·艾科卡的照片。

   作为美三大时事性新闻周刊之一,《时代》周刊不但在世界范围内都有着极高的知名度,它的一举一动也都被无数人所关注着,而最为人广泛关注的,无疑是《时代》周刊的封面:能够登上大名鼎鼎的《时代》周刊的封面,不知道是多少人的梦想。

   从978年担任克莱斯勒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那一刻开始,李·艾科卡已经上过两次《时代》周刊的封面:一次是他正式成为克莱斯勒集团董事长兼董事长的那一次,《时代》周刊在封面上写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这是否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第二次是他代表克莱斯勒集团主动提前偿付银行一笔总计2000万美元贷款的时候,《时代》周刊给出的点评是:是的,这就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现在,是李·艾科卡第三次登上《时代》周刊的封面。

   这一定是李·艾科卡最不想成为《时代》周刊封面的一次。

   不是因为封面上的他一副遇到了大麻烦一般的眉头紧皱,而是他头顶上两行意味深长的、所有人看了都明白是什么意思的文字:“退车!”以及“最终解释权归克莱斯勒所有”。

   而伴随着这一期的《时代》周刊,克莱斯勒、道奇和普利茅斯这克莱斯勒集团旗下三大汽车品牌的销量,骤跌至不如一周前的三分之一!

   但这并不意味着克莱斯勒旗下各个汽车品牌的经销商的店里面门可罗雀,正相反,每家克莱斯勒旗下经销商的店面里面都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无数人高高的举着标语和牌子整齐划一的喊着同一个口号……

   “退货!”

   “退货!”

   “退货!”

   “退货!”

   …………

   每一家克莱斯勒经销商的员工都是满头大汗、竭尽力的安抚着暴躁的人群,;

   每一家克莱斯勒经销商的高管,都惶恐不安的望着自家老板的办公室:现在的人群跟一个布满了瓦斯气体的密闭空间没什么区别,再任由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唯恐,只要有一点火星就会发生剧烈的爆炸啊……

   每一家克莱斯勒的经销商的股东,都在拼命的往克莱斯勒集团打电话:他们当然知道对于那些愤怒的用户来说,只要有一点小小的火星就会爆炸,为了自己不被炸死,克莱斯勒集团必须立刻给自己一个说法!

   也是在这个时候,估计李·艾科卡终于意识到自己之前那个声明的严重性了,这一次,他面对美上百家媒体,亲自对之前的那则声明做出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