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福克公司与陈耕签订的f100f150的合作协议是受限的合作协议,即福克兰-联合航公技术公司授权商飞集团生产的f100f150飞机,只能用于民事用途,不得改为情报收集、电子侦查、航空反潜等等军事用途,现在陈耕提出的这个条件,让安东尼·福克瞬间感觉不对劲。

“没什么意思,”陈耕的表情很淡然:“只是为了卖出去更多的飞机而已……福克先生,非民用的f27和f28,福克公司也卖出去不少吧?”

何止是不少啊,单单美国费尔柴尔德公司就以授权的方式拿到了205架f27的军用授权生产许可,至于f28,有多达十多个国家的空军在使用这款飞机。

陈耕的意思很明显:就许你们把f27、f28卖给各**方,还不许我们也这么玩?别忘了,我可是出了钱的。

“这个……当然不一样,”安东尼·福克吱吱唔唔的道:“美国可是皿煮和滋油的灯塔,这个……他们……”

“那跟我可没什么关系,”陈耕毫不客气的打断安东尼·福克的话,接着又顺手在他的心口插了一刀:“哦,对了,说起来留给你们福克的时间不是很多了,atr公司的首款螺旋桨支线客机的适航认证工作也快完成了吧?”

atr公司是法国和意大利两国看好区域支线运输市场而于1981年投资成立的一家致力于发展低运输成本的、涡轮螺旋桨动力的支线航空飞行器生产企业,股东分别是法国的国有垄断资本企业法国国家航空宇航公司和意大利阿莱尼亚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他们的第一款产品atr-42已经在去年完成了首飞,现在同时在欧洲和美国进行适航取证工作,目前适航取证工作的进展很顺利。

作为一款42座坐的支线螺旋桨飞机,一旦atr-42投入使用,将会对福克公司的同类产品:f27、以及正在研发当中的f50造成巨大的威胁,而在atr公司此前公布的一系列发展规划当中,在继atr-42之后他们还会推出一系列的改进型,包括通过加长机身、换装更强劲的发动机的方式将飞机的载客量提升至70座,也即atr-72。

如此一来,atr公司不但会对福克公司的f27f50的销量和市场造成威胁,甚至向上会对福克f100也造成一定的影响。

听陈耕提到了该死的atr,安东尼·福克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说起来,福克公司现在还真是被架在了火上烤,向上,会面临麦道、波音和空客这航空三巨头的打压,向下,庞巴迪、巴西航空工业以及atr都对这一市场区间野心勃勃,甚至于在遥远的亚洲,印尼人也不甘寂寞,印度尼西亚国营飞机工业有限公司与西班牙航空制造公司以西班牙c-212运输机为基础,发展了一型名为-235的44座级的涡轮螺旋桨动力的支线客机,这款飞机已经在1983年完成了首飞,和atr-42一样,现在正在进行适航取证工作。

从这个角度来说,原本的历史时空,福克公司之所以会倒闭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向上,无法突破来自波音和麦道为首的美国的打压,即便是在欧共体内部,相比于空客这个欧共体的亲儿子,福克飞机也只能算是丫鬟生的野种;向下,一大堆野心勃勃的家伙想要“谋朝篡位”,在没有一个足够强大的国家可以依靠的情况下,福克公司不死都没天理。

清纯小美女手中缤纷多彩的气球

“这个……”

嗫喏了两下,安东尼·福克小声说道:“我们也没办法……”

“那就跟我没关系了,”陈耕笑眯眯的道:“反正对于商飞集团来说,f150也够用了……嗯,就是不知道面临骤然加剧的竞争,不知道福克公司还能撑多久?”

安东尼·福克无言。

福克公司还能撑多久呢?事实上连福克公司自己的信心都不是很足。

至于市场,只要看福克公司的股价就知道了,从1982年以来,福克公司的股价虽然也有上涨的时候,但总体来说一直维持着下跌的趋势,相比于1980年的时候,福克公司的市值已经下跌了超过30——这还是有与华夏商用飞机制造工业集团合作这个利好消息的因素,如果没有这么一层关系,鬼知道福克公司的股价会下跌多少。

“……”

良久,安东尼·福克终于开口了,他低声道:“我需要说服董事会。”

没有什么比生存下去更重要了,反过来说,为了活下去,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

“当然,”陈耕笑了:“这种合作本就不是能够在短时间捏达成一致的。”

————————————

第二天的试飞试乘,福克f100给航空工业部以及国内各大航空公司的老总、高管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正如此前陈耕说的那样,相比于同样采用尾吊发动机的麦道d-82,f100更安静、更舒适,至于波音737,可谓是拉下了小半条街。

“陈先生,你们这个飞机的售价大概是多少?”联航的郑总的性子最急,他直接一屁股坐在陈耕的旁边,大声问道:“我们联航原本准备从老毛子那边采购一批图-154和雅克-42,如果你们的价格合适,我们可以拿出部分订单给你们。”

陈耕哪知道f100的定价?安东尼·福克又没跟他说过。

但没关系,安东尼·福克可也在飞机上呢,他立刻道:“福克公司并没跟我讨论过定价的问题,不过没关系,福克先生可是在飞机上呢……福克先生?”

考虑到联航和空军的关系……嗯,陈耕觉得郑总的这番表示很有意思啊。

什么?!

华夏人已经准备下订单了?

跟着一起上了飞机的安东尼·福克可不知道联航与空军之间的关系,完没想的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的他,瞬间激动和幸福的脑袋有点晕,不等陈耕说完,他就哗啦一下站起来,安东尼·福克就大声道:“郑先生,郑先生,这个问题我现在就可以回答您,我们一架只要1200万美元!只要1200万美元!”

“1200万美元?”郑总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福克先生,你们的售价是不是太贵了?”

“贵?”

安东尼·福克一愣,急忙解释:“怎么会贵呢,先生,根据不同的配置,现今市场上波音737和麦道d-82的市场售价大致在2300万至3200万美元之间,我们的f100有相当于波音737、麦道d-82三分之二的载客能力,但市场售价却不到他们的一半,这个价格很实惠了……”

“但是苏联人的图-154,只要不到万美元。”郑总显然对福克公司的这个报价很不满意:“而图-154的运载能力可是可以与d-82、波音737向媲美的。”

“……”

准备了一肚子理由的安东尼·福克,被郑总的这一句话给噎的好半天才喘过气来,勉力解释道:“郑先生,身为一家航空公司的首席运营官,您在决定是否采购一款飞机的时候,不应该只看这款飞机的售价,还要看这款飞机的舒适度、日常运营成本和维修保养成本,我对苏联人的图-154这款飞机也有所了解,不管是基本型搭载的nk-8-2发动机还是型上搭载的d-30ku发动机,在噪音水平、寿命、燃油消耗率等方面都面落后于罗尔斯·罗伊斯公司的‘tay’k650发动机,而燃油成本,是一家航空公司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一项成本。

我并不是很清楚d—30ku发动机的实际油耗情况是多少,但我们的f100,在典型负载的情况下,大致上每飞行1000公里只需要3至34吨的燃油,而苏联人的图-154……嗯,我们自己测算过,可能结果不是很精确,但相信依旧有一定的参考性……每飞行1000公里则需要消耗大约6到7吨航空燃油,是我们的一倍还要多。

而一架民航飞机每年需要飞行上百万公里,这意味着图-154每年比我们福克公司的f100多消耗起码三四千吨的航空燃油,以同样服役20年来计算……”

说到这里,安东尼·福克摊开手:“这就是差不多8万吨航空燃油,郑先生,这8万吨航空燃油需要多少钱?”

“呃……”

包括郑总在内,一开始还认为f100的价格贵了的航空公司的老总们,以及航空工业部的领导们,顿时哑口无言:是了,虽然f100的初始采购价格确实是贵了点,但后期的使用成本确实是比图-154低的多,从整个使用周期来算,f100其实是更省钱的——8万吨航空燃油的总采购费用,可远远不止这两款飞机那400万美元出头的采购差价。

“哦,对了,”安东尼·福克又接着说道:“这还只是燃油成本,据我所知苏联飞机主要部件的可靠性和寿命都相对差一些,后期的维护成本……不知道诸位考虑过在这一块又要多花多少钱?”

不知道是谁小声嘀咕了一句:“可我们买航空燃油不需要花外汇。”

“……”

听了这话,安东尼·福克一脸迷茫的看向陈耕,他有点不太明白这话的意思。

陈耕给她解释道:“华夏政府的外汇储备比较短缺,所以价格因素会成为影响他们采购选择的核心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