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的参观活动一切顺利。

各级领导对这台国内输出功率最大的、估计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是输出功率最大的燃气轮机燃气发生器充满了兴趣,在知道了商飞集团这台以rb211发动机改进而来的燃气发生器的设计寿命已经达到6500个小时、其中无故障运行间隔也在1500个小时的指标后,在场的主要领导当即作出了指示,希望商飞集团能够尽快完成测试工作,让这台rb211燃气轮机尽快为国家的经济发展做出贡献。

负责后端的燃气透平的哈汽轮机当然也派来了人,在被领导问及燃气透平的开发情况的时候,哈汽轮机信心满满的表示,两年内,他们可以完成燃气透平的开发工作……

总之,你好我好大家好。

忙完了这场活动,当天下午,陈耕就离开了华夏。

再次见到米歇尔··艾普尔,陈耕直接问道:“米歇尔,对于这次的竞选,你认为自己的赢面有多大?”

“不是很大,”米歇尔··艾普尔苦笑一声,也不才藏着掖着:“boss,您知道的,我们的工人是整个汽车产业工人当中时薪最低的,在工人们看来,我这个工会主席很不合格,事实上早在前两年,就有工人要求让我滚蛋了,只是那个不信任案的支持比例没有达到要求,我才能继续在现在的位置上呆着。”

陈耕点点头:“也就是说,你认为你胜出的几率很低?”

“我不敢瞒您,我认为我胜出的几率不会超两成。”米歇尔··艾普尔老老实实的说道,他在陈耕的手下工作了这么些年,很清楚自己的老板是一个什么性格的人,如果自己老老实实的交待也就罢了,可如果撒谎,那后果不是自己能够承受的。

陈耕的眉头皱出了深深的“川”字纹:“这样啊……”

“……”

米歇尔··艾普尔没说话,他甚至很坦然,早在自己知道要做什么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事实上米歇尔··艾普尔的愿望也很简单,只要boss履行当初的承诺就行。

呆萌小眼睛美女运动美照

“我说过,ac汽车工人工会的主席只能是你:米歇尔··艾普尔先生,”一阵沉默之后,陈耕终于开口了:“至于工人会不会选举你做他们的工会主席的问题……如果什么都是工人自己说了算,还会有工会这玩意儿的存在吗?”

米歇尔··艾普尔猛地抬起头来,震惊的望着陈耕:“boss您是……”

就在这之前,米歇尔··艾普尔也以为自己铁定要从ac汽车工人协会主席的位子上滚蛋了,好在,这些年来自己的支持率一路下跌,所以他也已经有了这份心理准备,不就是不干这个工会主席了么,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boss履行此前的承诺就行。

实话实说,米歇尔··艾普尔也不认为陈耕能够改变自己铁定要滚蛋这一情况,因为ac的工人们已经对自己彻底厌烦了,在这种情况下,工人们哪怕选一头猪上来,也不可能让自己继续担任工会主席,可现在看来,boss似乎有办法、并且准备让自己继续干下去?

虽然米歇尔··艾普尔已经做好了滚蛋的心理准备,但如果有机会、有可能继续在工会主席这个油水丰厚的位子上呆着,米歇尔··艾普尔又怎么甘心滚蛋?

要知道,ac汽车工人协会主席,不但意味着巨大权利,更意味着巨大的利益,吃惯了肉,你让他吃素,他怎么甘心?

看着米歇尔··艾普尔眼中的希冀和不甘,陈耕拍了拍米歇尔··艾普尔的肩膀,认真的道:“米歇尔,放心好了,这些年来你一直在兢兢业业的维护我的利益,这些我是看在眼里的,只要你努力为我办事,我就不会让你吃亏,北美汽车工人协会的某些人想要将你拉下来?哼……先问问我的意见再说。”

米歇尔··艾普尔这些年来没少将工会的钱往自己兜里揣,这些陈耕都知道,但那有怎么样呢,一个腐烂的工人协会符合自己的利益,陈耕心里倒是巴不得ac汽车工人协会内部更烂一些才好。

米歇尔··艾普尔当真是又惊又喜,他嘴唇嗫喏了两下:“可是……可是……”

陈耕给了米歇尔··艾普尔一个坚定的眼神:“这些事情不用你操心,你只需要站在我这边、然后将最新情况及时向我汇报就行……我再问一句,在你们公会内部的管理层,有没有需要清理掉的家伙?”

米歇尔··艾普尔有点拿不准陈耕的意思,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倒是有几个……不过……”

陈耕看了小心翼翼的米歇尔··艾普尔一眼,没说话。

倒是蕾拉妮·泰勒,嘴巴一撇,对米歇尔··艾普尔说道:“米歇尔,你不用有什么顾忌,boss说过,你不是工会的主席,你是工会的国王,你的话就是最高旨意,你的喜好就是工会的喜好,其他所有人都只能聆听你的话,如果有麻烦,你就告诉我,我来帮你解决……只要你听boss的话,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米歇尔··艾普尔“咕咚……”咽了口唾沫,看着陈耕小心翼翼的说道:“boss……确实有几个人不是很听我的招呼……”

“你把这些不听话的家伙的名单交给泰勒小姐,”陈耕看了米歇尔··艾普尔一眼,说道:“她会帮你搞定这些蠢货的。”

这些需要帮米歇尔··艾普尔清理掉的家伙,有可能是一直看自己不爽的北美汽车工人协会安插的暗子,也有可能是不服米歇尔··艾普尔的家伙,但也有可能是好人,甚至不能排除米歇尔··艾普尔想要借着自己的手打击异己,但管他呢,陈耕才不会再聚这些,打个比方的话,陈耕要的就是让米歇尔··艾普尔成为一个纵情享乐的昏君——就像是华夏现在的执政团队和秃子的团队,你说美国人喜欢谁?

有了陈耕的这番话,米歇尔··艾普尔的脸上顿时轻松了许多,他连连向陈耕道谢,然后才小心的问道:“boss,那我回去了?”

他不知道陈耕打算怎么做,更不清楚陈耕接下来会用什么手段,但他清楚,那些以为自己这次要失势、要倒霉的家伙,才是真的倒霉了。

以想到这段时间来那些觉得自己要倒霉、开始对自己阳奉阴违的家伙要在自己前面倒霉,米歇尔··艾普尔心里瞬间快意了许多:就算老子当真做不成这个工会主席,你们这些蠢货也一定会比我先倒霉。

“回去吧,”陈耕点点头:“回去等着听消息。”

………………………………

米歇尔··艾普尔走了,蕾拉妮·泰勒也出去了,再次回来的时候,她带着一个人直接去了庄园的另外一栋楼。

这栋楼主要用来给庄园安保人员进行休息和放松,与此同时,斯坦森在庄园的办公室也在这栋楼里,而此刻,斯坦森正在大厅里,随意的靠着小吧台和几个老兵在聊天,看到蕾拉妮·泰勒带进来的人,斯坦森随口招呼道:“乔治,随便坐吧,唔……想要喝点什么?”

来人不是别人,是米歇尔··艾普尔的前任,乔治·沃克。

斯坦森的语气倒是很温和,可乔治·沃克却是无比小心,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说道:“咖啡就好……”

“那就咖啡。”

斯坦森点点头,冲着小吧台里面临时充当酒保的老兵打了个响指

乔治·沃克满心拘束的坐在小吧台前面的高脚椅上,心里头却是紧张的厉害!

就是眼前这个笑起来很好看、似乎人畜无害的家伙可是费尔南德斯先生手下最忠诚的忠狗,随着他一声令下,自己不但丢了ac汽车工人协会主席的位子,还被送去监狱蹲了几年,也是他,不但将自己从监狱里拎了出来,还让自己成了一家安保服务公司、一架中型枪店、两家酒吧和一家二手车行的老板,成为了很多人人人羡慕的千万富翁,甚至于,自己还是底特律两个街区的底下老大,属于普通人眼中极其有牌面的那种。

可乔治·沃克心里明白,如果自己惹得眼前这个笑起来很好温和的家伙不高兴了,他随时都可以轻松的拿走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不要这么紧张,”看着乔治·沃克紧张的样子,斯坦森笑了:“乔治,这次叫你过来呢,是有些事情要你去办……唔,有些家伙不太听艾普尔的招呼,这不好,很不好,作为下属,不停boss的招呼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所以……”

迎着斯坦森审视的目光,乔治·沃克急忙点头:“我明白该怎么做了,要做到什么程度?”

“我们可不是黑s会,”斯坦森笑眯眯的道:“肯定是不能杀人的,唔……只要这些家伙在下个月的工会主席竞选上不要出现就好,这不难做到吧?”

“不难!”乔治·沃克毫不迟疑的应了下来:“您尽管交给我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