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这件事不好拒绝,但陈耕也能想象的到将这俩小姑奶奶放进自己的竞选团队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做志愿者不行,扯后腿第一名。

可是双方的关系……

陈耕沉吟了一下,面带难色的对劳拉说道:“夫人,您参加过很多次竞选活动了,应该回到竞选期间有多么忙碌,说的粗俗一点,真的是连上厕所都要计算时间的,在竞选期间绝对没有什么八小时工作制这一说,总的来说,竞选是一项对于所有人……包括竞选人以及下面的工作人员的精力、毅力以及韧性都是一项巨大的考验……”

陈耕的话音一落,劳拉就笑眯眯的说道:“您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就像您说的那样,这些年来陪我陪着乔治参加过很多次竞选,我很清楚竞选活动是一项不容放弃的马拉松,但这正是我和乔治希望的:只要吉娜和芭芭拉能够顺利的完成这场马拉松,她们整个人都会受到一场洗礼,而这场洗礼,会让她们在今后的整个人生都会受益无穷。”

陈耕暗暗的叹了口气:这可真是一片慈母之心啊。

但这个锅实在是太烫手了,陈耕的目光忍不住落在了小乔治的身上——尽管他知道刚刚劳拉在向自己提出这个请求的时候,一定是在家庭内部取得了一致,但这个时候,他还是希望小乔治能够站出来反对一下。

可惜,小乔治让陈耕失望了,迎着陈耕的目光,小乔治笑眯眯的说道:“劳拉说的也是我想要说的,吉娜和芭芭拉马上就要毕业了,我希望通过这次锻炼,可以让她们在今后的生活中因此而受益。”

小乔治和劳拉都这么说了,陈耕还能说什么呢?他叹了口气,望着吉娜和芭芭拉说道:“吉娜,芭芭拉,我们认识很多年了,尽管你们的爸爸妈妈将你们保护的很好,但我相信你们对竞选活动应该很了解……在竞选期间,你们甚至可能半个月都未必能够见到自己的父母一次,但即便是如此,你们可能还是不了解竞选期间的工作强度,我刚刚说的没有吓唬你们,你们是真的很有可能连上厕所都要计算着时间的,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们会很累,非常的累,可能在睡的正香的时候被人拉起来干活的那种。

但如果像你们的同学那样,找一家不错的单位去实习……我相信你的父亲和妈妈一定会给你们找一个足够轻松、而且待遇足够好的实习单位,我也可以帮忙……工作轻轻松松,下了班之后可以有充足的时间和朋友出去玩、享受生活,而不是加入一支竞选团队,然后每天累的像条狗。

所以现在,告诉我,你们还确定要以志愿者的身份加入我的竞选团队吗?”

“是的先生,”吉娜毫不犹豫的说道:“我们考虑好了。”

“我们知道竞选过程很累,但那就是我们想要体验的。”紧随吉娜之后,芭芭拉也紧跟着表示。

清纯可爱萌女孩甜美私房照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陈耕还能怎么办?他知道,自己这是被人给“赖上”了,叹了口气,陈耕点点头:“好吧,既然你们已经考虑好了,那么我再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个星期你们好好放松一下,一个星期后,你们去我的竞选办公室找我,我给你们安排工作。”

“好的。”

“谢谢您费尔南德斯先生。”

吉娜和芭芭拉一脸欣喜的连连向陈耕道谢。

“不用客气。”

陈耕笑着点头,不管自己是否乐意,活儿都已经接了,既然如此,也没有必要摆出一张臭脸来给别人看、弄的大家都不好,对吧?

……………………

从小乔治的官邸出来,陈耕的眉头就一直紧皱着。

劳拉让她的闺女参与自己的竞选团队这件事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以至于陈耕不得不思索小乔治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甚至于这件事是否在共和d内部取得了一致。

“先生,是出什么事了吗?”

看到陈耕自打上车以来一直眉头紧锁,蕾拉妮·泰勒终于忍不住了,试探着问道。

她很好奇,自家boss不过是参加了一场米利坚大统领的家宴,怎么出来之后就成了这幅样子?

陈耕叹了口气,向蕾拉妮·泰勒问道:“蕾拉妮,你对小乔治的那对双胞胎女儿了解多少?”

“您说的是吉娜和芭芭拉?”

“没错,就是她们。”陈耕点点头。

蕾拉妮·泰勒毫不犹豫的说道:“一对麻烦精,从小娇生惯养、一身公主病的公主。”

————————————

&nbsps:兄弟们不好意思,请稍等几分钟。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陈耕还能怎么办?他知道,自己这是被人给“赖上”了,叹了口气,陈耕点点头:“好吧,既然你们已经考虑好了,那么我再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个星期你们好好放松一下,一个星期后,你们去我的竞选办公室找我,我给你们安排工作。”

“好的。”

“谢谢您费尔南德斯先生。”

吉娜和芭芭拉一脸欣喜的连连向陈耕道谢。

“不用客气。”

陈耕笑着点头,不管自己是否乐意,活儿都已经接了,既然如此,也没有必要摆出一张臭脸来给别人看、弄的大家都不好,对吧?

……………………

从小乔治的官邸出来,陈耕的眉头就一直紧皱着。

劳拉让她的闺女参与自己的竞选团队这件事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以至于陈耕不得不思索小乔治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甚至于这件事是否在共和d内部取得了一致。

“先生,是出什么事了吗?”

看到陈耕自打上车以来一直眉头紧锁,蕾拉妮·泰勒终于忍不住了,试探着问道。

她很好奇,自家boss不过是参加了一场米利坚大统领的家宴,怎么出来之后就成了这幅样子?

陈耕叹了口气,向蕾拉妮·泰勒问道:“蕾拉妮,你对小乔治的那对双胞胎女儿了解多少?”

“您说的是吉娜和芭芭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