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有寿松开了蹙紧的眉头,“正如你所说的,你还有爹,怕啥!听听就算了,别当真。爹还是那句话。”

——不求你们兄妹俩人出人头地,不求你们兄妹俩人光宗耀祖,能顺顺当当、平平安安就行。

叶秀荷连连点头,“对。实在不行,咱们就回屯。你凤姨都说了咱们家屋子,她帮忙看着,还是咱们家的。”

关有寿拍了拍媳妇,“没事儿。只要咱闺女不动心,老爷子不会逼她。平安,当着爹和你娘的面,你给句话。”

关平安摸了摸自己脑袋,“爹爹,你和娘真不想我有出息呀?既然爷爷看中我,说明我有这个能力。”

关有寿气急而笑。

真当有点成就不用付出?破道口子那都是轻的。“你老子我还没死,用得了你?我死了还有你哥!”

“呸呸呸~”关平安顿时急眼儿,“爹!我不是跟你在说笑嘛,你咋啥话都说!你再说晦气话,我真不理你啦。”

叶秀荷没好气地拍了下关有寿,朝急得弹起身的闺女摆了摆手,“咱不听你爹瞎咧咧啊,你给娘说句实话。”

“我肯定只听我爹的呀。”

齐景年和关天佑能保证关平安脱口而出的这句话是大实话。闻言,俩人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笑意。

笑?

爱哭的俏丽美人

“你们俩个也是!尤其是你,小北。”哼~你小子要敢干危险工作,他就是不要脸,也要让亲事作废。

他是非常敬佩先生他们这些老英雄,但敬佩是敬佩,可要是牺牲他自家闺女终身幸福肯定是不行的。

“明白。”

“爹,放心好了。”

关有寿点了点头,看向了闺女。糟心的~别人家是淘小子,他家是淘丫头,还笑?你还敢偷笑!

“真的只听我?”

“肯定的啦。”关平安哀怨地瞄了瞄他,哼了一声,“我是有时不听话了一点,可我平时还是很靠谱的。”

“一点?你知道爹当时接到你梅爷爷电话心里有多慌?你知道爹当时看到你蹲在地上心里有多急?”

“爹爹~”

“呵~现在知道错了?我闺女多能耐啊,一会儿成了大婶,一会儿变成野小子,跟演戏似的,你想过我心里咋想没?”

关平安缩了缩脖子。

“好不容易说回家,突然又跑出来,然后呢,哦,月底?啊,你就是这样跟你老子玩心眼儿的?哑巴了啊?”

坏了~关平安吓得缩成了一团。爹爹又“啊啊啊”的出来了,她就说嘛,这次哪有这么容易过关。

“……一到家没瞅你,你知道你老子心里有多急?啊,你是十五不是五岁,在外头就没多琢磨家里人该有多担心?”

“……你娘眼睛都哭肿了还怕被人瞅出来,啊,你就是这样当闺女的啊?害得她连哭都不敢哭。”

“……你义爷爷自责的在我跟前捶自个,眼泪都出来了,你说说,我就是这样教你的啊,你还有没有心?”

“……啊,但凡懂点礼,你干得出在外头待好几个月的事儿?理个男孩子的头发,你就真当自个是爷们了啊?”

“……”

缩在小板凳上的关平安,眼巴巴地看着关有寿说一句,停一下,她就抖一抖,要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一旁的齐景年见他关世叔一口气说了老大一通,好像有了停止的势头,他赶紧将泡好的蜂蜜水递给他。

骂,肯定是要骂的,毕竟谁骂都比不上他关世叔给力。“爹,你先喝一口。关关,知道你错在哪了吧?

你说你要是带上齐一,爹也不会这么担心对不对?你说就你一个人在外面,就是你有自保能力,但万一呢?”

“妹妹,我们差点要登报找你。”

不是刚刚谈到梅爷爷……咋一下子又成批评大会?关平安瞄瞄这位,瞄瞄那位,一时都不知该如何转话题。

“眼珠子又转了。”

哎哟喂我的娘呀,你就别拱火了~关平安乖乖地摇了摇头,“不是的,我想找纸,我想写保证书。”

“呵~”

爹爹,你这样子会失去你贴心小棉袄的。关平安再次缩了缩脖子,“爹爹,我已经好几年都没出门,不是,我是说我以后好几年都不会出门。”

“哼!”

“爹爹~姑且饶我一回呗。”

关有寿见火候差不多,缓缓点头,“这可是你说的,好几年都不会出门。行,咱们家奖罚分明。”

关平安眨了眨眼。

“你还想奖励?”

关平安赶紧摇头。

“罚你……”关有寿看向媳妇,“孩子娘,你来说,罚啥好?要不就罚她闭门思过到下学期开学?”

叶秀荷瞟了眼可怜巴巴看着自己的闺女,侧头怪嗔地瞪了眼自己男人。说了孩子又后悔了吧?

这算哪门子的罚?说实话,她闺女除了老想跑远门,只要在家,她闺女还是不乐意出门到处瞎转悠的。

“娘~”

“行了。你给娘说说你都给你姥爷他们寄了啥东西?我咋连着收到你大舅你凤姨他们的信里都说太破费?”

关平安顿时懵了~

你还不如别岔开话题。

关有寿瞟了眼闺女,差点乐出声。小样儿,看你咋回你娘?这会儿你老子我可不用帮你背锅了。

“出门这么久,你哪来这么多钱?别说你爹,你爹出门带出去多少钱,他一回来,娘就数了。”

“你也别说一路上赚的。你梅爷爷不懂你性子,娘还能不懂?一趟两趟还好,次数多了,你不耐烦。”

关平安“……”

“哼哼,说不出口了吧。”

关平安看向她老子,“爹爹?”你倒是给你闺女我先指一条路呀,你回来究竟是跟我娘咋说的?

咱们爷俩可得对的上才行。

“咋回事?”

关有寿连连摇头,“真不是我给的。”这娘们,咋就老揪着他是不是有小金库。“爹还没跟你娘说你卖了参。”

关平安秒懂~

她爹现在还不想把关仲远他们的事情告诉她娘,自然还在她手上的存单和红包就不合适现在提起。

可她真没动用这笔钱。

几个意思?

难不成还想罚她?